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盘铃竹翠》【一】

1.绿竹棒×金铃索。
2.因为游戏刚出所以人物还没摸清ooc致歉。
3.应该说和游戏有点没关系。
4.可能会变成大长篇。
5.woc这个tag好难打。

眼前是一片繁华的街市,人群往来熙熙攘攘,叫卖声充斥在耳畔。金铃索好看的眉微微蹙了蹙,目光落到身边那个毫无自觉的家伙身上。

那家伙一身绿袍短打,随便拿了根布条做发带扎了个马尾,看起来乱蓬蓬的。也并不显得邋遢,全因他一张清秀俊朗的面目而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洒脱与张扬。

全因为这家伙,把自己拖出来,却只是陪他逛街游玩而已。他倒是希望好好的待在屋里,就那么过上一天。一念至此,眉头却逐渐舒展开去,轻声的问道:“你叫我来,真的只是为了逛街而已?”

绿竹棍正想事想的入神,一手环胸一手支着下巴指尖轻轻的点着唇下,听到金铃的声音,这次回过神来,未曾太过思考金铃的问题,便答了一声:“是啊。”

金铃听见他答复,转身便要走,绿竹看他要走,顿时是一慌,急忙拉住了他。“金铃儿你走什么?”

金铃被拉住了,只好停下来转身看他。“我说过了,不要再叫我金铃儿了。”他的目光却不在绿竹脸上,只盯着地面,在那脚面与地面之间游移。

“好好好,不叫你金铃儿。”绿竹忙不迭的答应着。

听他答应了,金铃却又要走,绿竹无奈的再扯了他一把,直把他拽进了怀里。“你倒说说你走什么呀?”

金铃顿时面上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绯红来,推了他一把从人怀里挣脱出来,那抹红虽浅,却也攀上了他的耳垂,看上去怪可爱的。

绿竹一边看着,一边这么想着。

“游街还不如在房中打坐。”金铃这么答了,面上的红色消了些。“而且……”

“而且什么啊。”绿竹是一下子抓起了金铃的手腕,拉着他就往人堆里走。“你在古墓里待了那么久,好歹有机会出来走走,我自然要带你转转了。要知道我们丐帮弟子遍布天下,哪都有!”绿竹是越说越自豪,他力道不小,金铃只能被无奈的牵着走了。

……

“你看看,这个面人捏的像不像你?”绿竹将一个小面人放到金铃的手里。金铃捏着那竹签,将那精致的小面人举到眼前来,目光里流露出一些喜爱来,略点了点头。

见他满意,绿竹自笑的开心,将身上带着的铜板挑出两枚来给那手艺人,而后再度执起金铃的手。“走吧,咱们去挑只纸鸢,稍晚些我带你去放纸鸢。你大概没放过吧?”

金铃凝视着手里的面人许久,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来,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评论 ( 16 )
热度 ( 85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