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盘铃竹翠》【二】

①浮生什么的假装不存在吧。
②小学生文笔。
③ooc我的。
④和游戏剧情无关。

金铃本不是乐动的性子,无事之时最喜欢便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待在房中,无论是捧着一杯茶看着窗外的树叶随风而动,亦或是拿上一本不知从何处找来的手札翻阅。

而绿竹却不是能耐得住性子好好待着的人。每日里总见不到他人。每当金铃要休息之时,又总能看到他不知从何处蹦出来,将今天寻见的小玩意儿笑嘻嘻地塞到他的手里。或而是铃铛,或而是玉石。陶瓷小人,面人,就是竹编的小物件他也送。

金铃自然是不想收的,但是这家伙总要硬塞给他,送完就跑,顿时连个人影都不见了。他也只能叹息一声,无奈的关上门落了栓,将那些东西好好的放进柜子里。

总有一天他是要还回去的。

这天,金铃发现绿竹晚了一刻钟,平日里一刻钟前这家伙就该来了,准时极了,今天却还没到。将茶盏里的水喝下,金铃正要关门,却不知从何处跑来一只小奶猫。

“喵~”那奶猫一下子撞到他的腿上,绕着他转悠。

“哪来的猫?”金铃双目微微睁大,蹲下身去将那只奶猫抱起来,用手轻轻抚着。“好可爱。”

忽而金铃感觉头顶上沉了沉,一个家伙将手放到了自己头上抚了抚。抬手挡开那只手,金铃转过身才发现是绿竹那个家伙。“怎么跟摸猫咪一样。不要把我当作猫咪啊。”金铃敛了脸上那三分笑意,对着绿竹说道。只是他的眸子一转,便看到绿竹脸上那浅浅的一道粉色伤痕。“怎么了?”

绿竹微微一愣,收回手在头顶上搔了搔,又是满面笑容。“没事,就是给你怀里那个小家伙洗澡的时候,他给了我一爪子。嘿嘿。怎么样?喜欢吗?”

金铃看他一脸没心没肺的笑意,定定的盯了许久,终于是叹出一口气,迈步进房,只是道了一句。“你进来。”

绿竹看起来不明所以,还是跟了进去。

金铃将小猫安置好,将绿竹按在椅子上,拿出些伤药来给他轻轻擦涂脸上的伤疤。绿竹被药水一激,疼的嘶的一声,但还是嘴欠的问着。“金铃儿你还没说你喜不喜欢呢?”

金铃手顿了顿,加重了力道给他抹。

“就叫它,绿竹好了。”

评论 ( 1 )
热度 ( 31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