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当梦间集杠上亡者农药》

原号被封恢复存稿。
①……似乎没什么话说。
②互换衣服梗。tag随意。

A。李白一觉醒来想打人。
李白初醒来时只觉的面前有些凉飕飕的,而后脖子那块又有点毛乎乎的。吓得他急忙伸手摸了一把。这不摸不知道,一摸不得了。
“woc老子衣服怎么给人换了?!”李白提着刀【???】就出去了,杀气腾腾的就找哪个卑鄙小人趁他睡觉的时候把他衣服扒了。但是迎面撞上的,却是虎头金刀。那个小家伙穿着他的衣服拿着他的剑,头上的耳朵一抖一抖的。看到他出来还异常开心的朝他打着招呼。
“李白大哥!他们说必须要换衣服一天呐,不换会被销毁的,你可要好好保护我的本体哦!”
李白看了眼自己手里的刀。
一口血。

B。金玲索表示他喜欢他原来那身。
金玲索扯了扯衣角,这身衣服不是他的,而是庄周的。
“有些冷。”轻声的念了一声,金玲索的目光转向庄周。那个男子穿着他的衣服却也没有几分违和感,似乎他本该如此。
低下头去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稍大了些,还有几分不习惯。这时一件外衣却被人披到了他的肩头。才抬头,便撞进庄周一双柔和的碧色双瞳里。
“可不还是那家伙出的鬼主意,将就一天吧。”

C。诸葛亮说再不换回来他要打人了。
流光嫌弃万分的看着自己身上这件衣裳,虽然还是蓝色没错,但是完全没有他以前那身舒服啊。他的目光瞥向一边的诸葛亮,那家伙穿着自己的衣服看起来也很奇怪啊。
“喂你小心一点,别弄坏了。”
诸葛亮便听见耳边流光如此说道。他没理。
“听见没有,那可是丝绸的!”
诸葛亮额角爆出青筋。
“你倒是回一声啊!”
“你够了!元气弹!”诸葛亮表示忍无可忍,不想再忍。

D。淑女剑表示腿好冷。
貂蝉满意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这身衣物,心情颇好的转了个圈。她的身边站着淑女剑,身上穿的是她的那套圣诞恋歌。
淑女剑只觉得风尽数吹到了自己的腿上,吹的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淑女剑,我穿这身好看吗?”貂蝉兴奋的问她。她迈着舞步,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啪叽踩到裙角摔在地上。
“好看。”

E。张良觉得还是梦间集的衣裳正常。
张良将那本从不离身的书递给拂尘,从他手中换过拂尘。无视掉了他一脸僵硬的神色。只感叹了一句:“哎,还是梦间集的衣服正常啊。”
拂尘:王者荣耀的英雄终究是怎么活的?

F。刘邦抗议白色。白扇叫他闭嘴。
刘邦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色衣裳,觉得哪哪都不对,他一把拽过身边刚换上自己那身衣服,还那手扶着额遮着眼的妙手白扇,就开始吧啦吧啦:“我说大兄弟紫色好看啊!你看看紫薇软剑的那个审美就很好啊。你看那个紫色多好看啊!”
妙手白扇将手拿了下来,捏着扇子,啪的一下打在刘邦脸上,将他狠狠击飞出去。
“你闭嘴。”

G。露娜说抱歉冰魄我以为你是女的。
“为什么我要穿女装!”冰魄银针换上露娜的那身衣裳,有些怨气的捏了捏裙角。
露娜穿着他那身衣裳,听他开了口,才一脸惊讶的问道:“你是男的?”
“废话。”
“我一直以为你是女的诶。”
“你怕是没见识过冰魄银针的毒,是怎么叫人生不如死的!”
“你和我的兄长较量过吗?他的名字叫大白。”
铠微笑着看着冰魄银针。

H。扁鹊说你们就不能闭会儿嘴。
听着耳边吵闹不绝的声音,扁鹊本就看起来微带点蓝色的皮肤气的有些发绿。他看着身边那个穿着自己衣服的家伙,喊了一声:“毒龙银鞭!我们决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吃瓜群众表示,扁鹊你的话有毛病。

I。绿竹棍表示铠甲好重。
绿竹棍觉得他算是比较正常的了。
忽略掉他突然跑到西幻剧组去了。
忽略掉他这身骚包的金色全身铠。
忽略掉衣服的主人以及他的朋友。
你们笑个屁啊笑没什么好笑的啊!
“妈嘞铠甲重死我了!”

J。韩信已经快热疯了。
“倚天我能拆了你的大毛领吗?!”韩信朝倚天剑大喊了一声。倚天剑刚换完衣服,扯着这身不合身的衣物轻飘飘瞟了他一眼。
“不能。”
韩信没听,他抬手就去扯那个毛领子。
“穿云断月!”

K。金丝冰绡笑笑不说话。
金丝冰绡看着自己面前换上自己衣服以后顿时年轻了无数倍的女帝。
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L。齐眉棍说他不想脱。
“齐眉棍大兄弟,我们换换?”达摩仗着自己和齐眉棍有些交情,自己找上门去。
齐眉棍看着他,道:“达摩大师,我不想脱。”
“哎别这样嘛。你看……吧啦吧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是吧你看……吧啦吧啦”
“到此为止了,成佛吧!”

M。柳叶只能一脸无奈而宠溺的笑容。
“柳叶刀哥哥你要相信我,会好看的。文姬不会骗你的!”蔡文姬看着面前一脸很温和的大哥哥,看了眼他一身绿色的衣裳,拿着自己特大号的裙子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柳叶刀看着这个看起来快要哭出来的小家伙,无奈的伸手抚了抚她的发顶,拿过了她手里的衣服。
梦间集众人:卧槽我怎么没发现柳叶是个大美人!

N。峨眉不服他怎么可能这么矮。
峨眉分水刺,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挫折。
这和他穿小乔的裙子无关。
“我没有那么矮!我不服!”
孩子你是不是误会了重点?

O。君子不解为什么他拿到的是女装。
君子剑看到塞到自己手里的衣服,再看看塞衣服给自己的那个冷艳女子,眉头微微皱起。“姑娘,我身为男子,穿女子的衣服不合礼数。”
阿珂看着他,嘴角微微勾起,走过去捏起他的下巴,擦着他的唇问道:“换衣服或是娶我,你选一个。”

P。兰陵王也很懵逼啊。
兰陵王只觉得整个天空都是暗的,人生毫无活下去的意义。他以瞬息的功夫打了一只蓝霸虎,然后直接开大隐身。
路过的绿竹棍看到换了衣服的降魔杵,问道:“你和谁换的衣服?”
“好像叫,兰陵王。咦,他人呢?”

Q。花木兰一脸幸灾乐祸。
将那画扇在自己身前一打,微微摇了摇,一身骚包之气扑面而来。花木兰一脸温【yin】和【dang】的笑意,只觉得自己好比那风流才子,一把勾过了身边换了她衣裳的洛阳扇,笑意盈盈。
“这位姑娘,跟小爷走如何?”

R。杨家枪感觉自己走路都在飘。
杨家枪与赵云是好友,但他从来不知道赵云的衣服有那么轻,轻的好像走棉花,飘飘欲仙。
赵云一样不知道杨家枪的衣服有那么重,重的好像背了座山。
于是二者采用了……
“杨兄我想去xxx。”
“好,我背你去。”

S。刘备拒绝这一身暴露狂似的衣服。
“woc我不换,我换了怎么和香香解释啊!我不换啊!死都不换啊!这样会教坏阿斗的啊!”刘备看着自己面前的屠龙刀,一边大喊着一边伸手比划。
“哪有什么教坏孩子的?”屠龙刀不解。
“暴露狂啊!”
“刘备,决一死战吧!”

T。御蜂正在努力保持微笑,好气哦。
御蜂年纪小是不错,但是他看着自己面前比自己还要矮上两个头有余,看上去小的很的家伙,还是觉得自己七窍生烟了。
“喂,我可是容城刘家的大少爷!好歹给点面子嘛!你听过我老爹嘛?他很厉害的哦!”
你个爹吹。
好气哦,但还要保持微笑。

U。死去吧!烽火赤壁!
周瑜看看自己身上那看起来诡异至极的装扮,再看看自己面前直接撕下自己那身衣服的龙骨寒星。只觉得一股无名业火浮在眼前。
“去死吧!烽火赤壁!”
“你要知道梦间集里面刚是克制阳的。”
龙骨寒星【击杀】周瑜

V。后羿「我招谁惹谁了。JPG」
后羿不想穿女装。他看着自己眼前这位看起来柔弱不已的女子,向她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越女剑听他说着,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你……我知道了……”
眼泪一直是最强的武器。

W。铠:……
铠对衣服看的不是很重。
秋水剑看了看铠的衣服,松了一口气。
“小心,他会……”
“嗯?”
“炎龙铠甲合体!”【机械声】

X。密宗金轮说他应该早点自己选的。
密宗金轮看了足足有三四圈,场中只剩下了一个看起来很娇小的女子,双马尾,火红色的。
换上衣服时,密宗金轮只有一个想法:我早该自己选的。

Y。灵蛇等人发现没人敢碰他们。
在众人闹哄哄的时候。紫薇软剑,灵蛇,归一剑,白虹剑,玉箫,真武剑正在安逸的喝着茶水。

Z。哈哈哈我那迦又来了宝贝儿!

评论 ( 12 )
热度 ( 138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