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一纸笔墨书空谈。「码梗」

原号被封恢复存稿。恢复一下以前码的梗。
妄想用最短的句子,写最长的故事。
随机掉落cp。
据估计适用于:邦信。信白。邦良。军师组。各种。

壹:
君不见故人屋前茅草高,香烟袅袅祭余生。清明细雨窗前撒,书卷已泛黄。

贰:
任务日志三七一:任务失败,执行者失踪。
任务日志三七四:特工零七一接手零五三后续任务。
任务日志三七七:你等的那个人回来了。希望你在那边能听见。

叁:
一夜落花桃红铺满地,酒醉哪闻风间夹香如许。满心愁思,你的脚步声,踏碎清梦。

肆:
沙场鼓声奏,明月寄相思。抬首不过匆匆一眼,故人已入目。一笑间,魂归白骨。

伍:
千年轮回走一遭,魂归故里,旧时相识立冢边。伸手间,见那人撞进怀中,穿体而过。

陆:
一纸书信映人眉眼入画,提笔书三千言,迟未得反信还。相隔千山,难闻人屋前鸦声。

柒:
你眼里只有利益。
我眼里只有你。
能叫你眼中留我一瞬,虽死无憾。
最锋利的兵刃,不舍的伤到你。

捌:
要检查保护系统吗?指挥官。
不必了,保护系统,是我做的最好的部分。

玖:
寻那人不知岁月几何。
忘川水澈。
得一句,汝谁?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