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入阵曲》【九】

①还是补前文那句话。
②还是兰陵王配铠这对。
③还是ooc遍地走。

山间鸟鸣声传入耳畔,清晨的空气带着丝丝冷意。微光透过遮挡石室的藤蔓,照落在近前的地面上,洒落一地细碎光影。
石室里火光初熄,袅袅青烟散在半空之中。
时光悄然流逝,石室内的那两人才逐渐有了动静。
铠醒来时,日头已经西斜,他正抵着高长恭的肩头躺在他的怀里。而那个人早已经是醒了,只是迟迟未动罢了,此时他一睁眼,目光便落在他的身上。
铠的脸上显出了一种混合着羞恼的神情,昨天那一夜真是……
他狠狠的给了高长恭一脚,直接将他踹下了床,与此同时他自己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的腰下一片细密的酸痛,这让他的恼怒又上了一层楼。
高长恭自然是并未想到他的举动,一时慢了些动作,只是这一脚看似凶猛,而铠本身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对他而言也不痛不痒。
他倒是有些疑惑这个男人,明明是自己来招惹他,怎的此时竟然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终没有说什么。他是个男人,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被上了就被上了,他认栽。
倒是高长恭,看着他的目光愈发的认真,看他脸上怒色消去了些,才又走回床前,伸手扶住他的腰,给他轻轻的揉捏。
铠看了他一眼,原是戒备的觉得他还想做些什么,看他只是给自己揉了揉腰,也终究没有动弹,只是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物,将锁骨上的红印挡上。
“昨天晚上的事儿,我们都当没有发生过。”想了好一会儿,铠才对高长恭如此说道。这事儿他想想还是心里过不去,虽说确实是他先挑起的。他一双湛蓝色的眸子定定的盯着高长恭,一眼就能望到底,那张脸上是满脸的严肃。
高长恭用他那双略带点灰色的紫瞳回望着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最终应了一个好字。
铠见他应了,略微的松了口气。
他就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干,这一天就过去。
第二天如前一天那般。第三天亦如是。
铠却在盘算着一件事,他要把兰陵王绑回长城去。当然他可以自己一个人回长城,但是他也有着那一些的不甘心。说他败给高长恭,这让他分明的觉得自己无能了。但是这几天朝夕相处,他却觉得高长恭并不是个恶人,要将他彻底摆在对立面上这实在是有点难以下手,一时间他有些犹豫不决。
看着高长恭坐在篝火前的身影,铠鬼使神差的道了一句:“高长恭。跟我回长城吧。”
那人的身子明显的僵了僵,却又很快放松开去。“明日送你回去。”他没有回头,只是这样淡淡的说着。
铠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若是高长恭跟他去,那么降服他也不是不可能。
……
“有铠的消息吗?”中军大帐中,花木兰拧着眉头问着探子。
“未曾寻到。”
“再寻。这个人,不能丢!”

评论 ( 12 )
热度 ( 38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