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入阵曲》【十】

①前文请戳主页,或者搜索入阵曲。
②ooc致歉。我的人物理解就到这一步。
③请注意避雷虽说我不知道你雷什么。

晨时暖阳穿晓雾,林间小道隐人踪。
鸟鸣声不断,自远处响到近处,又突然消匿下去。铠看着走在前头的兰陵王,脸上的表情显示着他在走神。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如何叫这个人与长城间放下恩怨,毕竟以兰陵王的本事,要加入长城守卫军简直是易如反掌。
高长恭自然是早就发现这家伙在走神,好看的眉略皱了皱,骤然转身抓住那家伙的手。
“做什么?”铠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惊,顿时回了神,看着高长恭拽着自己的手,满眼俱是疑惑。
高长恭这才松开他的手,继续走在前头。铠以为这家伙又是莫名其妙想到些什么才突然来抓他,却是听他道了一句:“看路。”
莫名有种古怪的暖意涌上心头,铠的嘴角略带了点上勾的弧度,目光落在了地面上。
以他们两个的速度要回长城不过是几个时辰的事情。铠看见那巍峨的长城就在面前,再看看身边并未戴着面具的高长恭,终于放弃了要将他带回去的念头。
这个人,应该还有什么使命要做吧。
他于长城的仇怨,应该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解开的吧?
虽然他并不知道高长恭的故事,但是单从他那一双含着凌然杀意的眼睛里,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就到这儿吧。我一个人回去。”铠拽住了还要继续往下走的高长恭,抬眸对上他一双带着点灰意的眼瞳。
高长恭微微摇了摇头。“我送你进去。”
“至于吗?”铠有点疑惑他的动机,这个家伙在想些什么?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高长恭却兀自迈步向前走进了半步,以他的个头稍稍比铠要高上一丝,但却看起来比铠要高上一头。他俯身压低身形在铠耳边轻轻的说道:“你是我的人。”
铠听得他的话,瞳孔骤然一缩,猛地退后了两步。这个家伙不是说好了把这件事当做没发生过吗?!
高长恭将他的动作收入眼底,只当他是害羞了。也不再欺近,而是转身向下走去。
从上到下,逐渐从林间走进荒漠,大漠无垠,黄沙漫天。铠跟着高长恭走下来,长城即在眼前。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