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入阵曲》【十一】

①前文戳主页或搜索。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致歉,理解到此为止。

狂风吹乱发丝,花木兰伫立在长城上,目光远远的落到那显眼的一蓝一紫两道人影。
铠,兰陵王。
她将双目微微眯起,对着身后站着的人道了一句。“看到那边的那两个没有。告诉埋伏着的人,一级戒备。”他身后的守卫应了一声是,快速的跑下城墙。
“你们两个,最好不要做出点危险的事儿。”她喃喃的念了一句,伸手握紧了腰后的细剑。“不然,可真是麻烦了。”
……
铠就这样跟在高长恭的身后,城墙上那抹惹眼的红色自然叫他无端心中一紧。“高长恭。你该走了。”
“嗯。”高长恭也看到了花木兰的身影,微微点了点头。然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拔出了匕首。
“你要做什么?!”铠看他动作,顿时将自己那柄长刀抓到了手里,刀锋微微斜向地面,并不向着高长恭。一副戒备的样子。
“走不了,围上了。”高长恭一副了然的模样,似乎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他还有一句话未曾说出口,也不想说出口。
铠也是猛然想到些什么,低低的骂了一声,脸上是一点不显,压低了声音道:“与我一战,趁机离开。”
高长恭的目光落到铠的身上,目光又柔和了些许,轻应了一声,将手中的匕首挥出。
铠将长刀倒提,看得出高长恭并没有放水,而是在全力以赴。他佩服这个人的行为,明明两人已经是可以算作朋友,但也不会留有半分情面。他自然也不会放水,这是对这家伙的不尊重。
兵刃相接不过一瞬,身边埋伏着的人已经现身靠近,他们拿着兵械向两人靠近。领头的家伙和铠还是相熟的,此时便喊着:“铠你撑住,我们来帮忙了!”
这一声不知为何叫高长恭微勾了唇角,未曾戴面具的他,这一笑便落在铠的眼里。
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惹人。
可惜现在可不是欣赏的时候,铠将刀一转,将那人逼退了两步。以仅两人能听见的声音低喝。“还不走!”
高长恭微移了目光瞟着身后,微颔首。他的动作恢复了在战场上的凌厉,一招一式都带着些杀意。然而他却又刻意的避过了铠的要害,他的身形在后撤,他已经准备走了。
看着他将要离开的样子,不知为何铠却略有些失落。这个家伙……哎。然而他不走,那也不知道花木兰会做些什么。
……
城墙上,花木兰对着身后的人道:“怎么样守约。打的到吗?”
“已经瞄准。”他身后那个高大的人手中是一把狙击枪。
……
高长恭看着已经靠近的众人,一个踏步欺近铠的身侧,俯身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而后就要远去。
铠身上一寒,城墙上人的身影骤然入目,寒意自脚底直冲天灵盖。
“高长恭!”
不过一声轻响。
那个人在眼前一僵,缓缓瘫软下去。




故事还没完。

评论 ( 9 )
热度 ( 27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