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入阵曲》【十二】

①前文翻主页或搜索。/建议搜索。主页东西太多了。可能翻不到。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无力挽救,人物理解仅此而已。

铠不过两步跨到高长恭身后,将他瘫软下去的身子接住。试了试这家伙鼻息,目光才落到兰陵王身上扎着的东西身上。
似乎是……麻药。
铠顿时松了口气,看了看旁边围上了的守卫,便将高长恭拦腰抱起。“队长怎么说?”问了问身边的众人,他总觉得这是算计好的。
“我的意思,铠你帮我们抓住了兰陵王,也算是大功一件。”花木兰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近前,身后跟着百里守约,只将那柄狙击枪持在手里,看着他的目光略带些担忧。
“你这小子,一走就走了三天,还晓得回来?”花木兰并没有怀疑铠和兰陵王的关系。刚刚她可看的清楚,高长恭对铠用的是杀招。除此之外,高长恭为何没有伤到铠,估计是魔铠的作用。
铠未曾应答,只是低头看了一眼高长恭的脸。花木兰随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不自觉便道了句。“铠你可是真的好本事啊,连他的面具都给摘了。行了别杵这儿吃沙了。战事虽然停了,突厥已经退出去三十里,但是也不知道他们那边会不会偷袭。”
点了点头,目光与百里守约交汇,铠总觉得百里守约是知道了什么,毕竟他的这双眼睛……
百里守约不着痕迹的朝他点了点头,他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高长恭的动作他都尽收眼底。而铠和兰陵王两人,他希望有个好结果。就像他和弟弟一样,能好好的。
铠一目了然,这件事估计只有花木兰还被蒙在鼓里了。
……
长城内。
高长恭被单独带了下去,铠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并没有显在脸上,反而该干嘛干嘛。回了自己的营帐,与同僚打过招呼,干脆便躺在自己的床上养神。一如他前几日所做的那样。
“诶,铠。听说你抓到了兰陵王?真的假的?”有人憋不住就想问,那嗓门也不是盖的。大抵当兵的人嗓门都厉害,当即是招了一片人过来。
铠没有回答,只是闭着眼根本不想理会。那伙人见他不肯开口,也终究是觉得自讨没趣,闭了嘴。
倒是百里守约,没一会儿又带了些吃食过来。虽说没有肉但是菜还是有那么一些油色。
“你这几天应该吃的不怎么好,给你带了点吃的过来。”百里守约将餐盘放到铠身边的木板桌上,目光向后一扫,那些散兵都识趣的出去了。
铠睁开眼看着百里守约,低声问道:“打在高长恭身上的那个麻药,什么时候能过去?”
“时间不长,现在应该已经过了。”百里守约思索了一下。
“知道他关哪吗?”铠伸手用力揉了一把自己的脸,然后问道。
“就在西边的小营。”百里守约并没有隐瞒这件事。“你和他……”
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略带些无奈的道:“别说了,人都是他的了。”
百里守约脸上有一瞬的愕然。“这么快?”
……
而此时西边的营房里,那名突厥王子正站在高长恭的面前。
“告诉我,谁要杀我。”
高长恭被锁在木桩上,整个人都被锁链缠绕着,显然是费劲了心机叫他不能反抗。他看着眼前的人,一言不发。
“说!不说的话,我叫你尝尝酷刑的滋味!”那突厥王子见他这副模样,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对上他一双眼瞳。
一片死水。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