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入阵曲》【十五】完结

①前文。。。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不管不顾。
④有借梗。出自一个条漫。

高长恭醒来时,头顶是一片素纱罗帐。他微扶了一下额际,伸手撑着床便起身,坐着晃了晃头,将闹内那一片混沌甩开。
这儿不是长城守卫军的地方,而像是在农户家中。推门时吱呀的一声轻响叫他回了神,目光一移,来者身形映入眼帘。
“铠。”高长恭微张了张嘴,便只吐出这一字来。铠的名字。
“我在。”铠将米粥搁到桌上,走到床边坐下。“怎么了?”
高长恭又摇了摇头,抓过铠的手,上下检查着是否有伤势。待到确定了确实没有伤,才显出一点点放松来。
“你不必那么紧张,这儿是长城内的镇子。没有哪个能折腾到这儿来。”铠把他按回床上躺下。“伤还没好,还不好好休息。你就给我尝尝躺着过的日子吧。”
“嗯。”
……
时间匆匆过了半月,高长恭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是平常都不怎么出门,铠打算带着他上街走走。
被铠牵着手走出那小院,高长恭看着有些吵闹熙攘的人群,步子不自觉的放缓。这些人的样貌……
“他们?”
“都是楼兰人。”铠将手手紧,与他十指相扣,看着他的目光带着点安抚。“你是楼兰的王子吧,花木兰和我说的。”
兰陵王没有说话,他看着四周,带着点难以置信。
“我可以理解你的恨……但是,那样的日子。”铠斟酌着词句,他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但是真的要开口,却又是两回事。“守护这一方土地,有你在的地方即有楼兰……”
兰陵王的目光终究落到了他的身上,那一双眼睛里,已经只剩下了澄澈的紫色。就如同他的身份,那般的高贵。
他可是楼兰的王啊。
放下吗?早该放下了不是吗?
兰陵王在心里一遍遍的自问着。那样的日子,暗无天日的日子。被仇恨所支配,沦为杀人的工具。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是他的双亲所要看到的吗?
不会的。
他们是那样的仁慈,怎么会叫另外一个国家,那些无辜的人为他们而死?
“铠。”他又念了一遍铠的名字。是这个人,嚣张的闯进他的世界,驱散了那黑暗。只有这个名字,能叫他在迷茫中稳住脚步。与楼兰一样,甚至比楼兰更重。
铠笑了起来,他很少笑,笑起来很爽朗。他领着高长恭继续在街上走着。终于,走到镇中央那棵开满花的老槐树下。
他在树下停驻,将自己的发辫与高长恭的头发结在一起。
“高长恭。”他也唤了一遍高长恭的名字。
“做什么?”高长恭看着他的动作,并不打断。
“为你结发,授你长生。”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end——
不说了。崩死了。
终于还完债。

评论 ( 21 )
热度 ( 51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