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入阵曲》【十四】

①老生常谈补前文。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不救了。我就这程度人物理解。
④文笔也不说了我小学生文笔。

铠似是安抚般的顺了顺这家伙背脊,这家伙的背上倒是没有什么伤痕,连衣裳也算完整。再侧头看他时,这家伙已经是一副脱力昏迷的姿态了。阖着眸子时这家伙不知道柔和了多少倍,看上去异常的温和。
铠将人小心的背到背上,目光看向外面匆匆赶来的花木兰,这个女人落到他俩身上的目光不见得有多少惊奇,倒像是见怪不怪的神情。
“铠。你这么做,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你知道吗?”花木兰的手握着身后剑鞘里的那两把细剑,脸上却带着笑容,看着铠的目光里尽是欣赏。
“非我本意,但是高长恭,我要救。”铠将长刀唤到了手中,他背着高长恭,遥遥的与花木兰对峙。而花木兰的身后,是一众的卫兵。
虽然花木兰是个女人,但是她的威势,确实是长城最强的。
“那便一战吧。”花木兰将细剑拔出,摆出架势来,她身后的人也都握好了武器。看这样子,是不会轻易让铠走人的。
铠深吸一口气,将刀锋遥遥指着前方,他背着高长恭,势必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但是这一战,他会全力以赴。毕竟,高长恭也算是他的人了。
战斗在顷刻间就爆发了。
几步间欺近对方身前,直拔刀横砍划破凝集空气,向后撤步留足反攻空间,压低重心垫脚做一方冲刺动作。不留对方反应时间缓冲踱步冲向前方提刀朝对方小腹连续挥砍两次。意图以快击破花木兰的防御,杀她一个措不及防。
花木兰却是身经百战之人,怎会因为他这点伎俩就败下阵来。
眯眸留神他的进攻路径,足底发力向后滑步拉开些许距离,手腕微动将细剑带起上挑,借势抡开将迎面刃气击散。长剑架至身前横档,小臂紧绷发力将人攻击拦截,双方兵刃交接铿锵作响,力道之大竟叫她双臂都有些发麻。暗暗赞叹不退反进,左足踏在那人右侧拧动全身带至他身后,手腕翻转朝他侧腹横斩。
臂刃速抬架住剑刃微侧身,横折擦过腰部铠甲,险险避开背上那人。前步转身背过剑刃,挥开长刀擦出火星,向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
铠动作简明将自己攻击接下,叫花木兰眸中惊艳不已,唇角轻弯带着愈加浓厚的兴趣,手腕力道暗暗加大。
两人你来我往,一时间旁边的守卫插手不得,而两人也互相奈何不得。终于是花木兰先退了两步快速后撤拉开距离来。
“罢了。你带他走吧。”
铠略带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改变主意的家伙,她这是要做什么。
“你们俩去里面十五里外的小镇上先去避避风头,等到这边了结了,我自然会派人找你回来。不过在此之前,我觉得你应该先听一听兰陵王的故事。”
花木兰自顾自将细剑收了起来,也不管铠是否愿意听从她,只给他下了命令。
而铠也被她那句兰陵王的故事所吸引。
“在十多年前,大漠的那一头,有一个叫做楼兰的国家……”
……
铠带着兰陵王离去,花木兰还叫百里守约一同去互送,只留了身边的一伙人个个疑惑不解。
“队长……这……为啥呀?”
“或许,铠能打动兰陵王,叫他放下呢?那个镇上,尽是我救下的楼兰遗民。”花木兰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来,看看天色,再不发一言。
“队长。那个突厥人怎么办?”
“给他的脑袋重重的来个几下。痴傻也好,失忆也好无论怎样。叫他说不出什么来。再送回他突厥!”

评论 ( 7 )
热度 ( 29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