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星辰神偷》【一】

①私设刘邦×逐梦之影韩信。
  星航指挥官诸葛亮×私设张良。
②未来paro。无ABO。
③文风幼稚,剧情慢热,ooc致歉。

“这个任务……”
男人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面前那闪动的光屏,伸手将任务详情调出,幽蓝色的光晕打在他的脸上,显得整张脸庞带着点鬼魅的味道,光影在那一双橙色的眼睛里转换,带着点无机质的错觉。一头银色的发丝被束成高马尾,垂落在肩头,披散在身后,带着淡淡的光辉。
“盗取计划书?”将这句话收入眼底,在嘴边咀嚼两遍,目光后移看向后面的等级。这是个S级的任务,但是报酬却要比他以前做的那几个要高上十倍有余,看起来他做完这个任务以后完全可以退休了。探手捞过手边的杯子喝上一口甜牛奶,男人微阖了眸子思量着这个任务。半晌,他睁开眼再看了一眼那份任务表,嘴角略微带着点弧度。
“罢了,懒了那么久应该干一票大的了。那伙人,估计快忘记掉了逐梦之影这个名字了吧。”
伸手捞上手边的外套,男人将身前的银发撩到身后,开门出去。
…………
地球在一千多年前发生了能源衰竭,科学家们费劲心力以宇宙航母“克莱穆斯”将地球上的部分人送进太空,而这部分人也终于在那浩渺星海中找到了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
人类科技在短短时间内突飞猛进,在这段极短的时间内进入了新的纪元。飞船代替了原始的交通工具,光年成为了新的国际单位,国家界线不复存在,而最后演变成了两个组织。
联盟,帝国。
人类在太空中发生了一些进化,他们发现了两种被深藏在身体中的力量,并尝试觉醒。
星河历一七三九年,人类所占领的星域已经无法计算。
而人类除性别外分成了两种。
智者,武者。
这代表了两种力量,精神和肉体。
…………
抬头看了一眼头顶那颗人造恒星,照射下来的光让男人有点不适,伸手拉过兜帽将脑袋罩上,将双手插进衣兜,显得有些慵懒而随意。缓步转进街角小巷,看似随手地推开一扇房门走进,眼前的房间空无一物,再往里走,才又显出一扇门来。
男人在门前驻足,取出衣带中的身份卡插入铁门上的识别口,蓝色的光芒一扫而光,大门应声而开。取回卡收好,眼前是一个大厅,到处是人,各种各样的也不知是佣兵还是杀手的角色涌在各个服务台前,耳边是一片嘈杂。而只有一个台子前根本没有什么人,这个服务台挂的都是S级的任务。
“接任务,单号737。”男人兀自走到柜台前,轻扣石质桌面惊醒打着瞌睡的接待。
那个服务生甩了甩头睁大眼睛,诧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人,打开光屏搜索出那个任务,瞬间倒吸一口冷气。“这……这个任务?你确定?”
“确定。”男人将身份卡甩到桌上。“不必问了。”
…………
与此同时,远在星域的彼端,一艘旗舰的指挥室里,坐在控制屏前面的男人将挡在眼前的散发拢到耳后,单片镜片映着光屏里的字图,镜片下的一双湛蓝色的眼瞳如同蕴满星河,神秘莫测。
“刘邦,你过来一下。”他抬起头扶了一下桌面,并未转身,只是以不低不高的声音喊了一声。
不过片刻,刘邦就走到了他的身后,扶着他坐着的椅背附身看着屏幕,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子房?发生了什么还要喊我过来?啊你知道我在忙着……”
“记得我昨天和你说过有人在组织下了一个任务,偷取诸葛亮有关祖星的计划书。”张良微微侧头避开与自己靠的太近的刘邦,伸手指点着屏幕。“刚刚这个任务已经被接下了。”
“偷诸葛亮的计划书?”刘邦丝毫没有注意到张良对他靠太近表示出来的排斥,伸手勾上张良的肩头,只是他的目光却落在了屏幕上。“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他既然有这个胆子,又有这个能耐的话,最好能为我所用。”刘邦拉动光屏查阅着这个任务的详细内容,“这个任务,没有点权限似乎是接不了的吧?”
张良抓着刘邦的手臂将他的手从肩头拿了下来,伸手推了一把刘邦明示他走远一点,扶正眼镜在光屏上按动了一下,一份个人的详细资料出现在屏幕上。
“他叫韩信。”
刘邦浅紫色的眼睛落到了韩信的个人资料上,摩挲了一下下巴。
“他去诸葛亮那里偷东西的时候,帮他一把,给诸葛亮找点麻烦,把他救下来。”
张良看着他认真的神色,点了点头。“我只能帮他干扰诸葛亮星舰的运行系统,至于其他的要靠他自己,你打算怎么做?”
“等他全身而退,再去找他喽。”
…………
浩渺星空,无尽星海,就如同每个夜晚所能看到的那样,黑色的幕布上溅满了大大小小闪烁的光点,汇聚成一片片梦幻般光斑。蓝色、紫色、银色或是更多的色彩在远处交织,变幻。
一艘巨大的星舰从星河中驶出,银蓝色的舰身散发着金属迷幻的光泽,流线型的舰体看起来几乎不受阻力。高等的舰装推进器,舰身聚能炮台,使他同时具备了极高的速度和攻击力。舰后舷平台,是飞船和机甲起飞的地方。前舷则印刻着这艘星舰的名字:俾斯麦。而在这个名字的下方,是一个简单而又十分美观精致的图案,在星河纪元里没有人会认不出这个图案,因为他代表着这艘星舰的主人。
联邦最高军事指挥官,联邦军部行事总司令,诸葛亮。
私人办公室中,一身军装的男人依靠在皮质座椅上。无论是他交叠的双腿,放在扶手上拄着额角的左手,亦或是富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的右手,一切的一切都显得他很平静。头顶熨帖的银色短发,在四周投射下的星光下,带着点蓝色的光晕,也有可能是发丝本身,就带着点星的光晕。嘴角勾起的弧度,带着难以诉说的风轻云淡,以及自信。
“指挥官,军舰N3-47请求停靠。”全息投影下的光束汇聚成一个少女的模样,这是“俾斯麦”,这艘星舰的终端智脑。她的声音与普通人并没有区别,丝毫没有带着机械的冷硬,就像他的主人一样,只有淡然。“已经确认人员身份。”
“开放中舷停舰平台,命令AXIN1-7检查并维护N3-47,补充燃料及弹药,通知副官去迎接,到厨房再加四份午餐。转达一下我的欢迎,替我转告他们下午三时到会议室开会。”诸葛亮敲击着桌面的动作停了下来,快速地将各项事宜吩咐下去。“今日的训练暂停,所有机甲全面维护,暂停前进快速充能,主炮,副炮,防御系统,全面检查,作最高战前准备。”
“是。”企业向他行了一个军礼,全息投影就暗了下去,办公室里恢复了原本的安静。诸葛亮转身走向身后的那扇门,开门走进自己真正的私人领域。里面依旧是简单干练的风格,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套茶具,一张床。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户,米白色的窗帘后面,是浩瀚无垠的星海。这就是她一直以来所居住的地方,连俾斯麦都无法进入。
抬手解下军装外套,随手放置在床头,扯开领带松了松领口,将最上端的两颗纽扣解开,露出白皙的颈项以及一小段精致的锁骨,舒展了一下筋骨,整个人都显得慵懒了起来。
他暂时还不知道,有一个大盗要潜入他的星舰,盗取,他的计划书。
而这个大盗此时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另一伙人盯上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很巧的撞上了,这艘星舰防御最严密的时候。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