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当梦间集撞上亡者农药》

我又来搞笑了。
希望好笑。
借梗借梗。

A。小乔和妙手白扇的某些共识。
当两个剧组合并以后啊。双方来往就很密切。而这天。妙手白扇在王者峡谷散步,转着转着,狭路相逢了小乔。
两人大眼瞪小眼。
“怎么,小姑娘你想看我耍把戏?”妙手白扇终于是看不下去了,这妹子眼睛真特么大诶?盯久了就不累的吗?!
小乔当然没有在盯妙手白扇,他其实是在透过他看他的本体。
峡谷没有人不知道小乔有扇子收集癖诶。诸葛亮的机关扇都给她玩坏三把了。
诸葛亮: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小姑娘我也不能不让着点对吧,是不是?【忍住不放元气弹,也不刷被动】
“你叫妙手白扇,你的扇子呢?”
妙手白扇就很懵啊。怎么一上来问他扇子的?但是出于礼节「装逼」他还是取出了自己的扇子然后扒的一声在面前展开。
小乔顿时瞪大了眼睛。“哇这扇子好漂亮啊!”
“那是自然……”妙手白扇刚想逼逼两句。就见小乔一把夺过他的扇子就跑。
妙手白扇:我就很懵逼。mmp!

B。韩信突然觉得自己不唯一了。
韩信看着梦间集的众人,流露出浓重的悲哀。
“woc怎么几乎每个人都是马尾?”他的面前有着:飞燕。齐眉棍。君子剑。明明在王者荣耀里面他是最显眼出众的啊!他的马尾多么的唯一!
于是他愤然拿起了剪刀,以一个背水一战勇往直前的气势就直扑那三人而去!
“韩信你做什么?!”飞燕顿时护住了自己的头发。这家伙傻了吗?他拔出自己的武器就要干架,然而被齐眉棍伸手拦下。
“飞燕你切莫动怒。”
然后一个没防住,韩信一剪刀下去,君子剑的头发散了。
“姐姐!”
“小君!韩信你找死吗?!”
韩信可能只是想找点存在感,然后半个月没出过家门。
刘邦:笑死我了傻跳跳诶。
张良:韩将军,良想为你治治脑子。

C。孤剑醉酒之后发生了哪些事?
曦月是个潇洒肆意的人,他爱喝酒,李白也是个潇洒肆意的家伙,他也爱饮酒。
“李兄,你说怎样能叫孤剑喝上酒,还喝的酩酊大醉?”曦月敲着茶盏问着身边坐着仰头灌酒的李白。
“这个?他沾过酒不曾?”李白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液,问道。
“不曾啊。”曦月有些摸不着头脑。“如何?”
“你去取一壶茶,要泡开的那种茶。然后把水倒掉一半,把酒倒进去。这样喝上三壶。你就换真酒吧。”
曦月眼睛顿时睁大:“妙啊!”
于是他当天晚上去找孤剑,打着配这家伙喝茶的旗号,大刺啦啦的把那壶假酒搁到孤剑面前。
“你陪我喝茶?”孤剑狐疑。
曦月点头。“自然还是你喝茶,我喝酒。这可是我要来的茶叶。”
孤剑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这茶味道不对。”
“哪不对?”
“像酒。”
“你喝过酒?”
“不曾。”
“那还说像酒?喝吧你。这绝对是茶。”
孤剑狐疑的灌了一壶下去,而后道:“我还是觉得像酒。”
“那我再给你灌一壶。”曦月见他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如李白所说,又沏了一壶。
第二壶喝完……
“曦月……”
“怎么了?”曦月看着孤剑的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我喜欢你!”
“啊?!”
“我喜欢你啊!听到没有!”
曦月傻眼。这么劲爆的吗?

评论 ( 20 )
热度 ( 67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