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星辰神偷【三】

①私设刘邦×逐梦之影韩信。
  星航指挥官诸葛亮×私设张良。
②未来paro。无ABO。
③文风幼稚,剧情慢热,ooc致歉。
④前文搜索或翻查主页。

    晶蓝色的光屏终于回复了平静,像是星空一般的蓝色,肆意铺满整个视野。蓝光如潮水一般退去,张良看着恢复到界面的屏幕,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见他一副收手的样子,刘邦知道他这边已经告一段落,便将杯子里剩下的咖啡喝尽,随手冲了一下杯子,边问道:“情况怎么样?”
    张良将投射终端关上,拉开椅子起身,到台子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诸葛亮很强,但是我在俾斯麦的系统里面插入了三段不同的干扰病毒。”
    “万一诸葛亮找出来,并将他们抹除了怎么办?”刘邦适时表达了一下自己的顾虑,当然他觉得诸葛亮根本做不到,面前这个人,是他见过最强的智者。
    “他做不到的。”如刘邦所想,张良这样说道。他的语气里不带半点骄狂的味道,就像是在陈述一段事实。“以现有的资料来看……”
    知道张良想要解释一下有关学术范畴的问题,刘邦顿时表现出一脸的无奈,他微吐了一口气,伸手将食指轻触在张良的唇上,挡住了他后半段话。“OK,我知道子房你最厉害了,这些不用讲给我听。”
    张良微退了一步避开刘邦的手,将杯子递到嘴边喝了一口,目光只看着杯子里的水,丝毫没有施舍给刘邦。他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也不显得尴尬,动作自然而快速。
    刘邦也清楚他根本不是害羞,只是有点排斥他过于亲近的行为罢了。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这种事情他早就习惯了。张良过低的情商一直被他拿来打趣张良找不到女朋友,或许不是张良找不到女朋友而是他根本没找。或者说……张良根本感觉不到别人在喜欢他,也不会去喜欢别人。
    对感情的事儿没概念呗。
    刘邦轻轻的敲了两下台子,换了个话题问道:“以JZ104的速度,从什么时候动身赶到天狼星域可以正好卡在韩信前到达?”
    “你最好现在就走。”张良完全没有计算这个问题,对于他而言刘邦越早走对他的后续工作最好。“记得设定JZ104的伪装,不要让谁都知道星际海盗‘西汉’的首领刘邦光天化日出现在公共场合。”
    刘邦又被噎的不清,虽然张良也没说错什么。他微蹙着眉头,舒展开,再皱起,然后丢下一句“走了”转身就走。他要赶早去蹲韩信,最好能拐着他上车送他一程,不然很有可能会给闲人泄露了他的行踪,这对撤退可一点都不有利。
    “刘邦,一切小心。”张良在后面道了一声,声音不轻不重,语气不咸不淡,一点诚意也没有。
    刘邦脚步微微一顿,没有回头,只是向后摆了摆手。能叫张良说句小心,真是难得。
…………
    诸葛亮坐在控制室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杯茶水,偶尔拿起抿上一口。此时他的控制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应该标明航向的晶屏上也变成了一块任务界面。
    如果韩信在这里,那一定会非常熟悉这个界面。这就是“组织”,他接去任务的地方。诸葛亮以熟练的操作登录了“组织”内,他的代号显示在画面的左上角。
    孔明。
    诸葛亮思来想去,能用黑客手段与他进行较量的也只有组织里的那几位了。一位是“公瑾”,他的师弟周瑜。当然他知道周瑜没有那么无趣跑来折腾他的俾斯麦,而且,他也没有那个本事让他手忙脚乱。而后是他的师兄,庞统,代号“凤雏”。而他的师兄也没有那么闲。
    最后一位,“子房”。
    诸葛亮习惯性的以指尖轻轻敲着桌面。这个“子房”是谁,他一直不知道。无论从哪个方向查,都丝毫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这个人的技术完全在他之上。而这个“子房”似乎并不接任务,从加入“组织”开始就只接了一个任务。而这个任务,是让全联盟的运行系统瘫痪一天。
    回想起那一天简直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诸葛亮不禁有些兴奋起来。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的话,他可是很期待的啊。
    目光微微下移瞟进任务表去,他的眸子一下子眯起。“偷取我的计划书?”嘴角勾起的弧度显出了一丝的轻蔑。“别搞得,有来无回。”
    “俾斯麦,重新修整兵力布局。叫这个贼,进的来,出不去。”
    ………………
    韩信翻看着手中的智脑,还有大约半个小时以后他就能到达天狼星域主星,但是他还没有找好能帮他靠近俾斯麦的黑车司机。他并没有几个朋友,大多数都是泛泛之交。而这种危险的事儿,也没有几个人回来插手。
    如果插手,那必然有别的秘密。
    时间转瞬即逝,韩信随着人群走出车站,看着这块不太熟悉的地界,显得有一瞬间的茫然。他盘算着应该先找个酒店住一晚呢,还是直接动身呢?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一辆看起来半旧不新的星船缓缓的使到了他的身边,司机摇下车窗,将半边身子探出来,问道:“这位小哥,你打车吗?”
就算五六年以后,韩信也很清晰的记得自己和刘邦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幕:看上去长得十分英俊的男人穿着一件不知道哪里淘来的灰衬衣,将头发仔仔细细梳成了老土的平民式样,将他的专驾“JZ104”伪装成一辆看上去质量并不是太好的破星船,停在大马路上问他打不打车。
一副专业黑车司机的模样,开船没有驾驶证的那种。
韩信四下看了看,低声问道。“外空开吗?”外空是外界太空的叫法,是一般司机都不乐意去的地方。
“去,上船聊。”刘邦微微点了点头,示意韩信上船。韩信拉开门上了后座。“去哪?”
“坐标124,32。一直开出去400光年。”韩信翻了一下终端里俾斯麦的位置,这般说道。
刘邦随手拿了一瓶牛奶扔到后座的韩信手里,发动星船开始加速。“那可是一笔大买卖啊。小哥你给的起钱吗?”
“给的起,你开就是。”韩信看了一眼手里未曾开封过的牛奶,迟疑了一下还是拆开来喝了。
“我看你不像是本地人,你叫什么啊?我叫刘季。”刘邦将自己的代号与姓氏掺和了一下,报出了自己的假名。
韩信喝牛奶的动作顿了顿,眼珠子略转了转,将自己的名字拆了,也报了个假名。“韩重言。”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