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兰铠」《大浪淘沙》【一】

来骗热度。

吴铭氏。:

①兰陵王×铠。(两个原皮)
②剧情与王者背景出入甚大。
③慢热,文渣。
④其实也可以算把《入阵曲》重写,剧情改过。
⑤灵感源自歌曲《大浪淘沙》很好听,卖安利。背景音乐是《last of the wilds》。


沙无尽,风无定,驼铃声渐响渐近。
孤烟直,落日圆,霞光映云照漫天。
天际的火烧云,照着迎着云站着的人。天空的残阳,做着沙楼海市的背景。那个逆光站着的人,背后的影子延绵向远方。模糊的轮廓,带着一点点紫光。
满身孤独。
兰陵王看着远处被沉落地平线的夕阳,夕阳前那片浮动着的幻影,是他故土千百年留存在时光里,被这片大漠牢牢记住的影像。
他脚下的这片黄沙,埋葬着一座失落的古国。
他是这座古国最后的王者。
这个名叫楼兰的地方。
他转过身,看向东方,那块天宇从下至天宇逐渐变得深邃,接在地平面上的蓝,向上变成紫,那是和他的头发一样的颜色。
东方,伏着一条巨龙,阻挡了他的步伐。他的仇,他的恨,他的悔,他的痛苦,他的麻木,尽数压抑在心底,被这一座城墙,死死的压住,挤压,最后侵蚀他的整颗心脏。
他握紧手中的镖,右手上的武器有着最锋利的刃。
他的报复,即将开始。
他逆着夕阳,远行。
…………
长城之上的天空,早已经是一片漆黑。星辰从天幕的那一角开始闪烁,从暗淡逐渐变得闪亮。北斗星出现,像是在为迷失者指引着方向。
星光照耀在城墙脚下那个人的发丝间,叫他一头银色的发,也凝结着点点闪烁的星辰的光辉。
一个岗哨,一个人。
五个人,五个故事。
铠寻不到自己的故事,他是个寻不见过去的人。他不知自己为何到这里来,只知道自己承受了“铠”这个名字,留在了这里,并且决心一直留下去。
他寻到了自己要守卫的东西,这座城墙,这座城墙留住的另外四个人。这里并不平和,这儿战争频发,狼烟四起。
城墙外的那片荒漠,那片黄沙,埋葬了无数人的尸骨,埋葬了无数为国,为家而战的士兵。每一阵从大漠外吹来的风,都带着英灵的嘶吼,他们的悲鸣。
但是铠的心里是平和的,是安定的。
他就坐在城墙外,靠着城墙,看着那不知是否是白骨化成的黄沙大漠。听着从大漠那头,由风传来的驼铃声。
他看到了一个人,也或许不是人。
大漠里没有人能够活下来,那是一片死地。那个影子也不像是人,像是幽灵。只是闪了一瞬,倏忽间不见踪迹。
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铠感觉的到。那道目光不带半点温度,好像一阵阴风,亦或是一条毒蛇。捕捉不到目光来的方向,铠没有轻举妄动,依旧坐在那里,他放在身侧的手,抓住了身边的刀。
他到长城的日子太短,如果是别的人在这里,就能知道来者是谁。
游荡在大漠里的孤魂,兰陵王。
兰陵王躲在折叠的光影里,看着面前这个人,这个人在他上一次来到长城时还没有出现,这是一个新人。未知的实力,未知的性格。这种未曾把握在手里的感觉让兰陵王感到有一丝的不适。
他缓缓的起身,踏在细软的黄沙上,没有半点声响,一步一步的靠近。他要试探这个人的实力,了解他的身手。
铠的思绪有些放空,他不去寻找那道目光的源头,他顺着风声,寻找着别的东西。长城后方山林里兽的嘶吼,鸟的鸣叫,两个人的心跳。
越来越近。
铠的眼中闪过锋芒,他的动作在瞬息之间完成。他拿起身边的刀,扑向确定的方向。兵刃敲击的清脆声响被狂风席卷而出,击散在一片寂静的大漠里。
一轮皓月升上天空,月光映照下,两人的目光对接。
面前的人,戴着半张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庞,暴露出来的那半张面孔,精致的挑不出半点瑕疵,那一双浅青色的眼睛里,分明的映着自己,沉进渐浓的暗色里。
那人的动作更快,一脚蹬上他的小腹,借力后退。他的目光没有丝毫停留,转瞬间移开,而后他再度消失在眼前。
兰陵王走了,眼前的人很强,他要解决需要花费一些功夫。
他不想知道这个新人叫什么,也不想在他这里浪费时间,他试探出铠的一点点实力,一击即退。
铠站在风沙里,风吹动了他的衣摆,猎猎作响。他感受不到那个人的存在了,那个人已经走了。
没有人被惊动,除了铠,没有人知道兰陵王今夜来过。
铠看着面前茫茫的大漠,目光闪烁,他在期待着那个人的第二次到来。无论是因为他的强悍,还是好奇他的面目,铠记住了他。
不知名字的对手。

评论 ( 3 )
热度 ( 48 )
  1. 江饮弦。思若荼蘼·谌世疏狂 转载了此文字
    来骗热度。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