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蔷薇戒》【五】

①范海辛×炼金王。白鹊。
②我是一个剧情白痴,还在推进。
③前文点tag日主页走搜索。
④私设如山,ooc如云,文渣,慢热。

范海辛带着秦缓来到了教廷,他所属的那间房间,毕竟外面已经不适合讨论这种事情了。秦缓跟着范海辛走进教堂后面牧师们住的地方,范海辛领着他来到自己的房间前,直接推门进去。
他的居所出了奇的干净,这使得秦缓有一丝的惊讶,他还以为会有点脏乱呢。
房间里的物件摆放的很整齐,看起来空旷而且简单,房间那头的窗户开着,白色的窗帘随风轻动,还有一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鸟雀停在窗前的支撑杆上,歪着头看着他们俩。
范海辛为秦缓拉了一把椅子,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而后坐到了床上。秦缓顺着他的意思坐下,目光四下扫了扫,重新落回到范海辛身上,整理了一下措辞,将魔咒的事情讲给他听。“那个人,是被人下了魔咒。这种魔咒是黑暗魔法的一种,效果就是潜伏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影响着这个人的意识,使他去寻找目标,在靠近目标时,就会魔化成今天看到的那种怪物。”
“这大概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范海辛将双手叠在一起,放在膝上,认真的听完秦缓的这段话,眉头微微皱起。
“实际上这和吸血鬼是一样的概念……无法解释的超人类的存在,但是他们也不是没有办法杀死,能弄死他们的方法还是很多的。”秦缓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但是这个关于魔法,还是有些记载的。“法师的存在在教廷应该不是个秘密,譬如主教张良,他掌握着光明魔法和言灵之术。”
“那我大概只是一个武夫。”范海辛摊开手无奈的在身侧展了展。“如果光凭借武力的话,有办法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吗?看起来银子弹对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伤害。”范海辛不会魔法,他也对这个并不感兴趣,最好有适用于他的方法来干掉这种东西,他有预感,这不是最后一个怪物。而且刚刚秦缓所说的目标……看起来这是一起有预谋的事件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教皇那边再过一会儿就会过来叫人。
“魔咒的源头在大脑,如果把脑袋整个砍下来,那么身体也就不会动弹了。”秦缓喝了一口范海辛给自己倒得水,润了润嗓子继续道:“当然最简单的办法还是用药剂了,这种药剂能够驱散魔咒。”
“然而我没有办法像你一样带着一个大药箱并且在里面塞满玻璃瓶。”范海辛的目光落在秦缓身边的那个药箱上,轻轻的笑了一声。“那么你知道是谁能做到给人下魔咒,以及那些魔咒是怎么下到人的身上的吗?”
秦缓张了张嘴刚想说话,这时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门外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范海辛先生,主教请您过去一趟。”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到了门上,然后相互看了一眼。
“走吧,一起去主教那里。我觉得你们两个可能也需要一点交谈。”范海辛起身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角,对秦缓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秦缓点了点头,将目光从门上挪到范海辛的脸上。“走吧,去见见传说中的红衣大主教。”

评论
热度 ( 20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