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百fo点文方案》真是个折腾自己的好机会。

给你们以下几个方案,长篇选择其中的一个写。段子的话,一般什么时候有空就写了吧?还债日期暂不确定。王者荣耀有,梦间集也有。我文笔不是太好。没人点就不写。
写的话是发在这个号上: @吴铭氏。
①长篇有双兰,白亮,约策,露蝉,金龙鱼,酒鱼。
【一】「双兰」《凤尾兰》
长城背景,双原皮。
试读:
东风不至长城外,人间五月亦飞雪。
风未曾再鼓噪着,甚至消了所有的声响变得寂静。
冰晶从半空缓缓坠落,无声无息。有一些,在到达地面前,已经消散在半空中。长城上,那一身戎装的女子,凝视着天地间一片茫茫的白,伸出手,接住了坠下的雪花。
那六角的冰晶停驻在她的指尖,缓缓消融,化成雪水,而后一点一点地沾湿她的整颗心。
没由来的寂寥在瞬间笼罩了她的心间,没有风,身上的甲衣却透着寒意。
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轻轻的,带着点疑惑。“你在想什么?”这声音刹那间将四周的沉寂打破,引得花木兰霍然转身。
她看不到任何人,但是她知道那个人在那里。
“高长恭。”
她念着来者的名字,莫名的带着点婉转的尾韵。
“嗯?”
高长恭并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潇潇洒洒的女子,今日突然转了性子。他应了一声,就站在花木兰的身后,并没有解除隐身。
那人的应答从身后传来,落入木兰的耳中,也顺带着辨认出了那人的位置。花木兰一个箭步,笃定的扑了上去,稳稳的抓住了那个隐身的家伙。看着他解除了隐身,露出身形。
没有被面具遮挡的半张脸精致的挑不出半点瑕疵来,比一般的女子都要好看上许多。一头紫发结作发辫,垂在身前,此时手足无措的低头看着她,一双浅青色的眼睛里只映着自己。
“就,借我靠会儿,可以吗?”花木兰眼眶微红,伸手揽住兰陵王的肩头,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
兰陵王紧绷的身体逐渐舒缓下来,只是那平常摸惯了武器的双手,依旧不知往哪里放,最终环住了木兰的腰肢。
“嗯。”

【二】「白亮」《听雨醉》
古风,千年之狐李白×绝代智谋诸葛亮。
试读:
一盏烛火,半室光亮。桌前的人,墙上的影,随着烛光的摇曳而逐渐模糊。
屋外的雨声落到人的耳畔,时而似骤雨打芭蕉,时而却又似轻声呢喃。夜色在雨中迷蒙,桌前坐着的人放下笔,看着面前的纸张,悠悠叹出一口气。纸上的字迹工整而俊秀,尽显出一个人的风骨,那儒雅与淡泊似从那纸间透出。
男人的目光从纸上落到身边的床榻上,那团成了一团的大狐狸盘踞在床头,压着他的被褥,似是睡的酣甜。惹得他嘴角微掀,深深吐出一口气来,也忽而觉得有些困乏起来。伸手将指尖拂过大狐狸身上绒绒的白毛,柔软的触感只将他一颗心都柔化,抚平。
却还没有休息的意思,再度执起笔,沾了沾手边的砚台中未干的墨,拿过另一份纸……
雨声停,烛火渐熄,只剩下一道不明显的烟,散在半空中。那伏在床上的狐狸睁开了眼睛,一双狐狸眼里映着那伏在案面上睡着的人,眼中流露出一些人独有的复杂。
窗外的月光映在墙上,显着一道颀长的人影。
这是一名男子,一身紫衣,显出些莫名的潇洒与肆意。他头顶的狐耳轻轻的动了动,昭示着他的身份。伸手解衣,将外袍脱下,轻轻的披在伏案睡着那人的肩头。目光落在桌上的纸张上,将纸上的字念了两遍,男子拿起笔,在纸上留下一行字迹。
字如灵狐腾跃,跃然纸上,无拘无束。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三】「约策」《约定》
其实应该说不是搞基。是单纯的互相扶持才对吧。双原皮。
试读:
少年蹲守在猎物常走的路线一侧,将身形隐藏在高高的草丛中,呼吸声被他收敛到最小,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前方的道路。蹄子踏在地面的声音响起,少年端起了手中的枪,瞄准了眼前的一个点。
枪声响起,猎物倒地。
将手中的枪挂在身前,少年走出草丛,将眼前不大的一头鹿甩到背上,往家的放下走去。
推开房门,熟悉的身影并未出现在眼中,少年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目光四下扫了扫,将猎物放下,喊着弟弟的名字:“玄策——”没有任何回音。少年有些慌张的走出屋外寻找,但是没有丝毫线索。
他看了看天色,跑向了市集,说不定弟弟是到市集上玩去了吧。
刚刚来到市集,显眼的红色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喊了一声:“玄策!”那小小的家伙猛地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些尘土,眼角微微泛红,而后转身就跑。少年诧异的顿了一瞬,抬脚跟上,一路追到树林里,才抓住了面前的人。
“玄策,你跑什么?”百里守约拉着弟弟的手臂,蹲下身子与人平视,弟弟的样子,像是受了欺负。
“哥哥,你不要我了。”百里玄策吸着鼻子,带着一点点的哭腔,“你不见了,哪里都没有你。”
百里守约无奈而又好笑的将弟弟揽到怀里,满腔无奈尽数化成了心疼,轻轻抚着小孩的发顶,“怎么会呢?哥哥只剩下玄策了。”

【四】「露蝉」《朱砂钿》
玄幻背景,紫霞仙子露娜×仲夏梦之夜貂蝉。
试读:
天上的月,不如人间的圆。
连绵的宫宇坐落在九天之上,雕栏飞檐,亭台楼阁错落在云间,被茫茫云气所掩映,那些繁花,从未在人间显现过踪迹,他们在这不染凡尘的地方,开得绚丽。宫殿中那着一身靛青华服的女子,懒洋洋地卧在贵妃榻上,目光落在殿外的繁花上,忽而起身。那水袖垂落在地上,发出沙沙的轻响,但是她的步子却轻盈的像没有重量。
她在殿中起舞,扭动的腰肢,震颤的双臂,都带着别样的轻盈与妩媚。她迈着步子,缓缓走到窗前,伏下,只将双手撑在腮边,目光飘忽着,不知落到何处。
身后有人缓步走来,伸手揽上她的腰肢,将她带到怀中。她一抬头,便见得人姣好的面容,分明是女子,却意外的带着点英气。“蝉,在想什么?”紫霞将手环在貂蝉的腰上,嘴角边带着点笑意,如同腊月里绽开的梅花,带着点清冷,却又十分的引人。
“你有些日子没来了。”貂蝉笑叹一声,“正想你。”
紫霞将指尖在她眼尾轻轻滑动,带着点调笑的味道。“我不在,你连妆都未曾上全,”说着带着她回到贵妃榻前,将那一只朱砂笔执到手中,看着贵妃榻上微阖了眸子的人,将那点朱红点在人的眉心。
附身,将唇,轻轻印在她的嘴角。

【五】「金龙鱼」《渔歌唱晚》
古风。东海龙王×原皮大乔。
试读:
流光自晚间夜幕那无尽星河中倾泻,洒落在风平浪静的海面。透过澄澈的海水照落在海底那一片微带褶皱的白沙。
游鱼因水波微动而受到惊动,倏忽间冲进那连绵成片的红色珊瑚间,隐匿了身形再也难见。徒留那满目的珊瑚林,如滴落在此的鲜血生长而起,带着无法抹除的热烈。
它们向那传说中的水晶宫蔓延,那座瑰丽的宫殿矗立在深海,坐落在一片细细的白沙之上。
琼楼玉宇,亭台楼阁。
一道身着金色龙袍的身影缓缓走出大殿,看着那一片纯净的蓝色,眼前却映出了一个人的模样。一身赤色的衣裙,一脸恬淡的笑意。
“龟丞相,找到了吗?”
龙王将双手藏在袖中,也掩住了眼底那一丝懊悔与怀念。
那背着龟壳的老臣站在他的身后,恭恭敬敬的回着话:“回禀龙王,乔姑娘转生在江东乔氏,时年已经六年。”
“我去见她一面,不许跟来。”
…………
看着眼前不到腰间高的小女娃,东海龙王一时间心里有些五味杂陈。那小姑娘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目光里丝毫未曾流露出惧怕,只用着还有些奶声奶气的声音问着他:“你是谁?”
“你的故人。”

【六】「酒鱼」《幻海苍穹》
凤求凰李白×原皮庄周。
试读:
海浪声断断续续传进耳中,微阖着眸子的男子随着海浪声睁开眼睛,目光似是没有聚焦的落在眼前不断翻起的白浪,只是伸手抚了抚座下那庞然大物,示意这不知何时来到此处的鲲掉头回去。
眼前忽而映入了一些白色,伸手唤出一两只梦蝶来,轻轻落到那白色的物件上,而后捡到手中,细细打量。这是一片翎羽,白色的羽毛上带着一点红色,倒是让庄周想起了一个人。
身后传来一声轻响,清脆的凰鸣声消散在半空,庄周回过头,便看到那翎羽的主人。一身白衣,半身绘凤,只有阳光打在那衣角上,带着些流光,映出那图案。那人将长剑反握背在身后,两步间便到了庄周面前。
“子休。”凤求凰念了一声他的字,似乎有话要说,但是庄周却未曾给他开口的机会。
“太白,结束的已经结束,第二场梦,纵使一样,终究不是第一场梦。回吧。”
未曾再与他说什么,拍了拍座下的鲲,兀自离开。
凤求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伸出手想要说些挽留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只将那只手僵硬的收回。风拂乱了他披散在肩头的发丝,吹出了满身的落魄。
“浮生半日,你,就只肯给我半日吗?”

②段子亮良,邦信,云亮等。
你们自己报上来吧……
1000字以下能完结那种。
能叫我一个合集写完的最好。
③《梦间集x上亡者农药》系列。
这个……你们看着办。
欢迎去主页翻我写过的几篇。
④梦间集cp乱炖。
大概就是曦孤啦,浮绿啦,总之还是你们自己报上来吧。梦间集暂时没有连载的意愿。

评论 ( 38 )
热度 ( 59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