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蔷薇戒》【六】

断更好几天了吧,咸鱼瘫。写到这里,其实剧情才刚刚打开一点点……

其实完全不会西幻的我脑子一片空白。

1.范海辛x炼金王,白鹊。

2.私设如山,ooc如云,剧情白痴推进慢,文渣描写废。

3.欢迎查看前文。

面前的人是一身简单的衬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庄重,米色的短发熨帖的贴在他的脸颊边,在阳光的照射下带着点浅浅的金色光晕,他站在窗前,等到秦缓和范海辛走进来,才回过身。    

“主教。”范海辛的语调带着些平日里没有的恭敬。秦缓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这就是“传说”中的张良,教廷的红衣大主教。他也顺从的对人鞠了一躬,然而并不知道能够说些什么。    

“请坐吧二位,我请你们过来是有关于刚刚在街上那起事件。”张良指了指书桌前的那两把椅子,自己则坐到了书桌后方,双臂立在桌面上,双手在面前交叉。“想必秦先生已经告诉你有关于魔咒的事情了,范海辛。” 

 范海辛点头确认他的问题,等待着他的后文。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秦先生你应该是出身于‘鹊’吧。你们的家族是以炼金术为传承。”张良转向秦缓提问,从秦缓那里的到了肯定答案,他才继续说下去。“在大约七百多年以前,那个时候你的家族其实是个异常昌盛的家族,分为了三条支脉,炼金,医术,毒术。但是那个时候,毒术一脉出现了一个天才,就是他发明了那种魔咒。”  

秦缓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满脸的难以置信。“这……完全没有记载啊。”

“因为是那一辈的丑事吧,所以没有记载进去。”张良的目光从秦缓的身上收回,转而落到了范海辛的身上。“因为思想上的不和,所以那个家伙最终叛出了你的家族,但是他却用他所创的魔咒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实验。最终将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你的家族,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凋亡,大部分的人,都死在封印那个家伙上。最后,只剩下了炼金一脉,还流传在这个世上。”   

“只是封印?而不是杀死?”范海辛的眉头蹙了起来,他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词,将它从一个看似很传奇的故事里面拉扯出来。    

秦缓被他的话而吸引了注意力。

“您的意思是说,那个人已经,逃出来了?”他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张良,生怕他说出一个是字来。     

张良摇了摇头:“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我知道那个封印并没有那么容易解除。他想要逃出来,要做的事情可不止这一星半点。”张良很难得的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抬手握拳抵在唇边轻轻地咳了两声。“这个魔咒,其实就是毒术,所以,可以被下在饭菜里,也可以是水源。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魔咒携带者的家,他是距离这里不远处的一座村庄的农夫。我们怀疑那个村庄已经变成了一个感染源。”   

“所以,范海辛,你知道接下来将要做什么了。” 

 范海辛起身,摘下帽子对张良鞠了一躬。“我会调查清楚这件事的。”  

 秦缓见范海辛这样做,也站起身,脸上是一派的严肃与认真:“这件事情涉及到我的家族,我觉得我有权利加入。”

“是的,你有权利,所以你大概可以和范海辛一起。”张良对范海辛微微颔首示意,范海辛知道他的意思。  

“那么秦先生,未来的计划里我会先保护好你的安全,合作愉快。”

评论
热度 ( 14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