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听雨醉》七月为诗七日诉情(七夕番外)

其实就是乱写抵更新。

天际微亮,东方升起一轮红日,紫气东来化作漫天霞光,倏忽即逝。家鸡啼鸣,声传四野,自村这头传至那头,渐次响起。鸡鸣声落,犬吠声起,将村中之人从梦中唤醒。
鸡鸣犬吠入耳,床上的人微微动了动,散了些睡意徐徐睁眼,伸手扶了扶额角消去些昨日晚睡的头疼,扶着床案起身。那一只白毛大狐就睡在身侧,蜷成一团,将那下巴抵在腹上,尾巴遮在眼前,看起来倒是好玩的很。
想是他的动静扰了这家伙清梦,他那尾巴动了动移开两寸,露出一双浅紫色的狐狸眼来,转悠着便落到诸葛亮身上。见他起身,兀自伸了伸爪,又眯了回去,一副懒散至极的模样。
诸葛亮心下一动,将手在那家伙额上点了点,抚过他的头顶,惹得那家伙动了动耳朵垂耳躲他的手,又翻了个身将那一双澄澈的眼睛定定的盯着他。见他如此,诸葛亮嘴角也带上了一抹笑意,笑吟吟的收回手不再去逗弄他,抓过挂在床头的外衣罩上,穿了鞋下了床。
那大狐狸的目光一直随着他动,见他缓步走到窗前的书案边,拿起桌上一张纸来,这才闭了眼睛,看起来是想在睡上片刻。
诸葛亮将那一张纸取到手里,上面只书了一首诗,这样的诗这是第七首了,自七月初一开始,他的桌上便每日多出一首诗来。前几日正是他忙于一些琐事之时,有些事儿百思不得其解,那日伏在桌上便睡着了,第二日忽而便多出一张纸来,那一手灵动肆意的字,不过区区二十字的小诗,却教他豁然想通些事情。
自那时起,他便想见一见这留诗之人,这可惜是只见诗不见人。
手中纸原就是他搁在桌上的,笔墨也是他自己的,他将手中的纸抖了抖,那首诗入了目,便不觉吟诵出来。
“秋风初度始画山,灵溪清涧亦婉转。
琐日长情未有知,识君百日意纷繁。
双鸟比翼相随去,七夕鹊返照月还。
欲知何得良人意,千机尽算换欣颜。”
将那余音压下,深吐出一口气来,诸葛亮将手中的纸小心的放回桌上。今日,竟是首情诗吗?若说心中毫无触动,自然是不可能的,仅凭七日里那人才思,便已经叫诸葛亮折服,暗自在心中将此人视为知己。他在桌前坐下,提笔欲要写些什么,终究是想不出什么佳句来,心中万般的疑惑,最终也只汇成了一句话:若可见,当相见。
一切,也只能等到那人现身,才能解开了。
搁了笔时已经是天光大亮,诸葛亮出了房门,打水洗漱去了。那床上的狐狸也慢悠悠的睁了眼,瞧着诸葛亮出了门,这才骤然起身跃下窗,跳上那摆在书桌边的椅子,去看诸葛亮留在桌上的那几个字,那一张狐狸脸上不知怎的竟是现出几分笑意来。只是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伸出爪子来在砚台里一按,拿过那泡了墨的爪子一下子按在纸上,留下一个梅花形的爪印。
…………
七夕节,月明星稀,虽然只是一轮新月,光亮却足以照耀大地。房间里点起了灯,诸葛亮有些诧异的看着手里的那张纸,上面一个梅花状的爪印分外明显,这使他时不时的就要看一眼躺在床上一副不想动弹模样的大狐狸,忽而笑了起来。
他将桌上那盏灯吹熄,躺到了床上。屋里漆黑一片,诸葛亮却清楚的看着那一只看起来分外有灵性的狐狸,抿了抿嘴角。
那狐狸挪了挪身子靠他进了几分,却被诸葛亮一下子抱进怀里去,摸了两把耳朵。它撇了撇头不让他摸,耳朵抖了抖,诸葛亮将下巴抵着狐狸的头顶,用着自言自语的声音道:“我知道是你了。”
大狐狸忽然僵了僵,诸葛亮眼前猛地现出一道紫光来,眼睛微闭了闭,再睁开时一名紫发男子便伏在他的身上,一双紫色的眼眸含着笑意看着他。“孔明可有什么别的话说吗?”
“七夕佳节,当与君相伴。”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