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白亮」《听雨醉》【一】

说好的点文。来迟了。

诸葛太白。/吴铭氏。:

①点文还债第一档,不知所云。
②千年之狐李白×绝代智谋诸葛亮
③文风崩坏人物理解诡异剧情缓慢私设如山史游杂交。
④本来说好昨天的昨天没放假实在抱歉了所以这章有两章的量据估计是5000+。电脑上打了4000+后面那段有没有1000不太清楚。。。
⑤因为剧情原因所以两位主角出场的比例一开始会失调,后面会好的,保证一章内同屏。副cp有,无关人员有,助攻有,但是别ky,这儿白亮。




喧耳人声三两语,酒肆客满店家欣。
把盏执剑逍遥客,半轮残阳坠山行。
街上之人往来熙攘,迎面夕阳殷红如染血,亦似秋日里霜染红枫,挂于苍山之上,遮了半面真容。夕阳残照,熠熠火光遥落近前,铺一地粲然光辉。青砖黛瓦,亦脱凡尘之质朴,宛若九霄宫宇,平添风韵。
一人着紫衣,沿街而至,负剑而来,脚步不急不缓,颇有几分悠然自得的滋味。一头墨发散而不束,肆意披散,随风而动,似于那一身紫衣相衬,那发丝间也深掩着些许紫意。此人在酒楼前驻足,略经思索便转而入内。那迎客的小二匆忙迎上前来,将人领上二楼去。
原本人声鼎沸的二楼在其人踏入的瞬间突兀消声,众人皆将目光投转到此人身上,颇有些好奇的昂首观察,过了些时候又复移开目光,自顾自谈论先前之事。倒是那人神色平静而自然,自穿过中间摆放着的几张桌子,选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
他自一名道士的身后走过,那道士面上谈笑的神情骤然一僵,继而脸色大变,匆忙垂首检查着腰间挂着的一个瓶子,也不知是发生了何事,只见那一个不过巴掌大的琉璃瓶中,点点青色的磷火兀自闪烁不停。
小二手捏布条,殷勤地擦拭了一遍桌椅,面上的笑容显出几分市侩,显得是异常虚假。这些尽数入了那人眼底,只在嘴角边泛起一丝难以言明的由无奈与悲哀混杂而成的笑容,即使十分明白人世不过是个虚伪至极的所在,却也无理由,亦无暇顾及。
那小二收拾妥当,满面堆笑地请人坐下,清了清嗓子道:“这位客官,吃些什么?我们满鲜楼的菜绝对算得上是绝顶的好菜……”未曾让他说完,那人抬手打断了他的后话:“将肉菜随意上两道,拿一壶好酒来。”他目光从这小二脸上收回,兀自垂眸敛神,倒显得十分干脆利落。
“好嘞!”店小二自然是最喜欢这样随意的客人,若是不指明了要哪道菜,他倒是能拿那几道最贵的。眼前之人在他眼中也不过就是个钱袋子,冤大头罢了。如此一想,便将眼前这人看低了几分,如同是斗胜的攻击,颇有些扬眉吐气趾高气扬的模样姿态,匆匆下楼去也。
那斜对面坐着的老道士倒并非孤身一人,一桌拢共三人,皆是一身道士打扮。另外两人见老道神色忽变你,又是如此这般的神色慌张,颇有些好奇起来。“怎的了?”如此三人,老道年纪最大,发问之人倒显得十分年轻,身上的道袍也显得精细繁琐许多,若是有知道门道的人在此,便能认出这是武当山全真教的制式道袍,此人也怕是全真弟子。而最后那人头上不束道冠,而是戴了一顶纯阳巾,想来是个茅山道士。
老道立即伸手竖指在唇前以示噤声,又将手指一指,以目光示意身后的那人。他的两个同伴虽说是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是颔首配合,依旧吃他们的菜,谈笑风生。
将那三人的神情动作尽数收入眼底,不动声色地倒了一盏酒浅啜一口,抿了抿嘴角。这酒水还是一如既往的辛辣苦涩,如这凡尘众生,皆是苦活于世。
他名李白,字太白,并非人族,而是一只千年青丘狐妖,也是最后的一只青丘狐。青丘,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灭族了,或许也不算灭族,毕竟还剩他这一个因为青丘再无他人而立的“狐王”。
仰头将酒盏里的酒水尽数饮下,压住心中不自禁泛起的苦涩,只一个人默然自斟自饮。不多时将那壶酒喝尽了,将一块碎银置在桌上,便出了这酒楼。那老道见他离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再度看了一眼腰间那闪烁不定的琉璃瓶,此时里面的磷光已经渐渐暗淡下去,很快不再亮起。
“前辈,你刚刚是遇见了什么?”那全真道人一边夹了一块素肉放入嘴中,有些奇怪的问着那老道。那茅山道士也是一样满脸疑惑,附和着点了点头,自然是等着老道的后话。
“你们可知刚刚那是个什么角色?”那老道顿时板起脸来,满脸尽是后怕。“那是一只狐妖啊!”他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不少,叫人觉得暗含着一种恐惧,叫人觉得这狐妖,就是某种噬人食魄十恶不赦的妖怪。
“什么?狐妖?!”那全真道士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些许,倒是被周边的话语声所掩盖,索性没引起他人的注意。他附身靠近了些:“不是说狐妖都是艳丽至极的女子,魅惑众生,吸人精魄吗?怎的这狐妖还有男的?”
“你们有所不知,这只狐妖应该是上古流传的青丘一支,青丘狐拥有神族血脉,与普通的狐妖是大不相同,根本不需吸人精魄,只借用天地灵力就能修炼!而且青丘狐的妖丹,能叫我等长生不老!”那老道兴奋的搓起了手,连眉宇间都洋溢着喜色,一改刚刚战战兢兢的模样,仿佛这长生不老已经唾手可得。
听他这般说,那两人也是惊骇地瞪大了双目,一副难以置信的脸色,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强烈的欲望。长生啊!谁不想要!修仙修仙,他们脱离凡世当那劳什子的道士,可不就是为了这虚无缥缈的长生吗?“前辈你怎知,他是狐妖的?”
到底还是那茅山道士更加冷静些许,伸手摩挲着下巴,兜兜转转将这话问了出来,若这是个人,而不是个妖,那又该如何收场?若是真是个妖,那还能借那替天行道的借口去犯杀戒,可若是个人,那可要犯了杀生戒了.
“你们来看。”那老道将腰间的琉璃瓶解下,拿到二人眼前。“这琉璃瓶唤作寻狐,里面是我祖师爷当年所降服的一只青丘狐的魂魄,制成这瓶子,若是遇见了妖,便是闪上三闪,若是遇见青丘狐,那便会长亮不灭!”刚刚这琉璃瓶便是始终亮着不曾熄灭,这也便是老道如此笃定自己遇见的是青丘狐的原因。
“可是,这青丘狐族,我们又该如何对付?”那全真道人也是寻思到这点上,顿时没了兴致,妖终究是妖,那是会术法的,他们还仅仅是凡人,怎能抗衡。
“若是妖,最怕的无非一样东西……雷劫。”听到那两字,三人脸上同时露出了那些许胜券在握的神色。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李白这头刚出了酒楼,天色已经渐暗,他却不往镇中走,那方向正朝着郊外那座山行去。脚下步子徐而不急,但速度却极快,不过行了片刻便已经出了这小镇青石路,往郊外去了。
而那三个道人不知何时也出了那酒楼,紧随在李白的身后,跟着他的步子追去。在镇中自然是不可能施展他们的计划,唯有在偏僻的地方才能将这事儿做的滴水不漏,至少,是不能有“凡人”在场。
李白的速度渐行渐快,身后三人的踪迹始他们一跟上来就已经被注意到,可惜李白并不想多生这一场事端,如果能少一事,那便少一事。直入山林攀小道而上,那人三步一跨五步一跃,腾转挪移间灵动非凡,忽而一步迈出身影一晃便落在了远处,徒留下原地一道残影渐渐消散。如此这般的速度,竟然是甩不开后方那三人,李白心中莫名生了些郁气,脸上也生出些愠色来,纵使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他已经一再忍让,这伙人却是咄咄逼人啊。
横跨半步以脚尖为轴骤然转身,指尖紫青色光芒一闪,一柄长剑凭空自光华中出现,落在他手中,在掌心一转反握在身后,整个人灵力运转而起,自然进入了战斗状态。这也是他流亡这么多年,少有的几次动手了,现下也不知道剑法生疏了几成?不过想来对付三个闲人还是绰绰有余。
微风拂过山林,吹叶而动,沙沙作响。那三人自远处奔驰而来,见到李白在此处站着,神色微变,快速停下脚步。李白目光自那站在最中间的老道身上转到两个小道士身上,未曾露出些其他神色,只是身子微微一倾,身形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不好,快退!”老道高呼一声,手中不知何时捏着了一张黄色的符纸,在指尖一捻,便见一道青色火光吞噬了那道符纸,一个青色的光罩将三人迅速笼罩。剑光乍起猛然落在那青色光罩上,便听一声清脆而又有些虚幻的声响,那光罩就在剑光下崩碎开去。李白的身形出现在光罩前,眸子盯着那老道,目光中还含着些许的怜悯。手下剑未停,力劈而下。
一柄木剑不知何时从斜刺里插进两者之间,与李白手中长剑相撞,竟然发出金鸣之声。长剑受阻,那老道得了空挡快速后退,手中又捏起了一张符纸,念念有词的念起咒来。挡在李白面前的,却是那个茅山道士。
这倒是使李白心下一动,一击不中顿时后退,从侧方转道盯上了那落在了后面的全真道士,脚下步子微微一动,身形如鬼魅一般再度消失在原地,而后突兀间出现在那名全真道士的身前。
“道友小心!”那茅山道人喊了一声,但速度怎能敌得上李白?剑刃划过颈项,刹那间血花飞溅。若说这三个道人里面谁最没有威胁,当然是这个全真教道士。这家伙看似满身皆是浩然正气,确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没有丝毫的用处。
目光没有丝毫停驻在这人身上,转而看向那老道人,那道人手中符纸已经燃烧殆尽,而李白却从这一道符里面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感觉!
“叫你尝尝这道,唤雷符!”那老道分毫没有理会眼前倒下的同伴,兴奋与贪婪已经充斥了他的整个脸庞,将他的五官尽数扭曲,本来就没有什么仙风道骨,如此一来更是狰狞可怖。
狂风骤起,吹拂着漫天乌云朝着这个方向聚拢,将天空中那轮弦月所遮挡,月华尽数被黑暗吞噬,天地间在刹那间暗了下来。李白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乌云,眉头紧蹙,他感觉到了一种力量,雷劫的力量!
要说妖类最怕什么,当然是雷劫!妖要逆天修行,自然是困难重重,要生出灵智,需要渡一次雷劫,想要化形,也要渡一次雷劫,想要进入更高的层次脱胎换骨,那必然要经受雷劫!
妖逆天道,必然为天道所不容!
劫云已经凝聚,李白知晓自己已经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那唤雷符不过是将他身上的那些妖气报给天道知道,一旦雷劫成形,那便是锁定其身不死不休,除非,瞒天过海。然而李白,并没有这个打算。
他再度发力猛地跃出,长剑直指那茅山道人。而他身形动起的瞬间,云层中那不断穿梭着的电蛇雷龙也乍然间从半空之中扑落,直扑李白而来!迅雷不及掩耳,可见雷电之速有多少迅速,李白始一到达那小道人身边,茫茫雷光便倾泻而下,将他俩人身形淹没。
雷劫之威又岂是一个小小凡尘之人能够硬抗的?那可怜之人还未曾发出一声尖叫,便化作飞灰,湮散在尘世之中。雷光烁烁,电弧从李白的身上冒起,将他的身体击得猛然一颤,发丝因那雷光也尽数倒立而起,身上紫衣在刹那间便破碎了数处,显得整个人狼狈不堪。
雷弧闪烁,他猛地吐出一口血来,这些雷劫直逼心肺,叫他内伤严重,忍不住地后头发甜,胸间似搅成了一块,揉成了一片。
那老道早便逃之夭夭,他自然知晓这种程度的雷光根本不是他所能接触的,当然是等那雷劫退去,等李白或死或重伤之时,他再来坐收渔利。
雷光中李白身上布下的幻术都被雷电扫除,他的头顶上现出了一对狐耳,倏忽见连腰后的狐尾也显了出来。他将手中长剑插在泥中,勉力支撑着身躯运转着灵力护体,然而他那点灵力较雷劫而言,也不过是蜉蝣撼树,杯水车薪罢了。
剑灵溃散,没了支撑的身躯骤然倒下,在一片逸起的紫光中化作一只能有半人长的白毛狐狸,一双狐狸眼里尽是些不甘与坚韧。伏在地上的狐狸艰难的起身,向山那头行去。雷光不停,他的动作极其缓慢,举步维艰。
那老道观此处雷光渐熄,弦月再现,思索着是否已经结束了,可当他再度来到原处时,哪有李白的半点影子,只剩下一片被天雷地火破灭殆尽的残林。
…………
秋高气爽,应是登高时候,山峦之上赤叶如潮,自殷红逐片蔓延至暗红。
那一名身着布衣,身形颀长且匀称的男子携一小童缓步行上山来。
其人面目俊逸,眉目间尽显其儒雅,淡泊点缀期间,可谓是文人风骨,大家之气。他并不如那些个书生一般瘦弱,步子倒显得大而疾,那小童大抵不到十二三岁的年级,跟着他还有些费劲,只在后面快步跟着,时不时喊上一声:“先生!先生慢些!”
“你自慢慢跟来便是,何必随着我的步子。”那人声音平缓而有力,轻重有度,恰好让那小童听的清晰,却又不晓得无礼。他说完这句,却也驻足等那童子来到近前,伸手帮他取下发鬏上落着的树叶。“本就不该叫你跟来的。”
“阿木自然是要照顾好先生的,怎么能不跟来呢!”那阿木嘟了嘟嘴,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目光却不自觉落到先生的脸上,触到那春风般的笑意又复有些难为情的挪开,转着转着,忽而落到了那一地红叶之中,那突兀的一块白色。
“咦,那是什么?”不自觉地念出声来,引得诸葛亮转头看向阿木目光所及的位置,那儿有一个不小的隆起,一部分枫叶因着刚刚的风落到了别处,露出里面的东西来。
他略摩挲了一下鼻梁,便打定主意道:“过去看看。”阿木见他有这个意思,点了点头随着他往那白色的一块缓缓靠近。
离了不过一丈距离,两人便已经看出了这白色的真身,这赫然是一只白狐啊。只不过这个个头,怕不是成了精的。
“啊先生,好大的狐狸,会不会有危险啊?先生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吧?”阿木有些胆怯的拉住了诸葛亮的衣角,止了他继续往前走的步子,诸葛亮也是思量着这白狐是怎样一回事。
倒是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天地有好生之德,万物皆为同属,若是那狐狸是伤了,自然要救回去的。若是已经没了气息,诸葛亮也不忍看它就如此曝尸荒野。将眼珠子转了转,终究是轻声安抚了阿木:“他如若是没事,还能伤人,自然是没办法躺在那儿任枫叶埋身了,莫怕。”
阿木听他如此说,也点了点头想想也是,随着诸葛亮又挪了几步凑近了去瞧。
这确实是只大狐狸,直立起来和他差不多的体型,从未见过如此大的狐狸。诸葛亮便蹲下身,拂去那落在它身上的枫叶,用手试探着它的气息。那大狐狸气息衰弱近乎于无,惹得诸葛亮不自觉叹了一声。
“怎的会伤的如此重?”他是略懂些许岐黄之术,有看到这狐狸周身染血,瘫倒在此身上亦有雷击留下的黑斑,大概也能猜出大概来。
怕不是灵怪渡劫,失败未死。
“先生,它还活着吗?”阿木见诸葛亮无事,才凑近了蹲下,伸手试探着抚了抚那大狐狸的毛发,见它没有丝毫反应,也是有些担忧的。毕竟他也是受过诸葛亮熏陶之人,识文认字,奉仁德,这生灵他也是极为上心。
“阿木,我们将它抱回去吧,虽说是重伤了,兴许还能救回来。”诸葛亮思索了几条药方来,人间被雷击的例子也不在少数,兴许有用也未可知。
阿木先是有些难以置信的“啊?”了一声,而后便点了点头,刚伸出手却难为的道:“先生啊,这狐狸于我一般大。”
诸葛亮不禁抿了些笑意,抬手抚了抚他的发顶,将那狐狸缓缓抱起。狐狸确实不轻,比想象中大上许多,又是一副昏迷不醒的状态。有些艰难地揽在怀间,见得阿木满脸的羞赧之色,再度笑了起来。
“走吧。”
李白尚在昏迷中,只觉得身子一轻,身上微暖,将透骨寒意尽数驱走。身体无意识的向着那热源靠近,诸葛亮便发现那狐狸尾巴动了动,缠上了他的腰,缠的极紧。

评论
热度 ( 89 )
  1. 江饮弦。思若荼蘼·谌世疏狂 转载了此文字
    说好的点文。来迟了。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