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星辰神偷》【七】

诸葛亮的脚下,那个蓝色的形似阵图一般的东西再度出现,他的左脚向后一迈,身形诡异的消失在韩信的身前,突兀的出现在后方。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冰蓝色五片扇叶的机关扇,还有蓝色的光华在那透明的扇叶上流动。一道幽蓝色的光线从那扇子上连接到韩信的身前,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诸葛亮说了与韩信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留下吧。”
韩信的眼睛眯起,将那些闪耀着的光芒压缩成一道直线,瞳孔在骤然间收缩,将眼前的人,身前那散发着危险感的线尽数映入眼帘,传达到脑海。这一招已经将他锁定,他根本无法闪避,能做的也只有寻找掩体,希望能挡下这一击。
虚无的太空之中,显露了真正样貌的JZ104已化作一道耀目的紫电,在刹那间划破那片黑暗的颜色,它的目标,他向着的方向,就是诸葛亮的星舰,俾斯麦。他的速度骤然加快,即将撞上那巨大舰体中央。
诸葛亮手中的蓝光已经越来越胜,那原本冰蓝色的光逐渐加深,变成一片幽深的晶蓝,就像他的一双眼瞳,投射着一片璀璨的星河,所有的星辰都在他的眼中流转。韩信却从原地高高跃起,在半空中后跃,从所站的方向落到了一艘星船之后,而后再度调转步子,再度跃起,踏上面前星船的顶部,落到后面那艘星船之上,随后跳下星船将这个庞然大物当做掩体躲藏身形。
“没用的。”放任他的动作连脚下的位置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缓慢的伸起了自己的手掌,对准韩信的方向,这一招对没有生命的物体没有任何作用,它可以直接穿过那些看似很厚重安全的掩体,直接打中目标。
蓝芒在他的掌心流转,汇聚成漩涡,快速凝结成一团蓝色的光芒,然后从他的手中消失。空气在扭曲,那团蓝光离开了他的手,像是子弹一样在半空中螺旋前进,他的速度简直超越了激光!
一声巨响在星舰上方的那片铁甲中响起,金属被撕裂的声音异常的刺耳,没有尘土飞溅,只有刺眼的紫色光芒在刹那间布满整片空间,将那飞行中的蓝芒也掩盖了下去,根本再看不见。不过那道蕴含了极强能量的蓝光,也确实没有偏离既定的轨道,向着韩信的方向激射。
愈来愈近的能量使得韩信感觉到了那种被刀锋抵在脊背上的危险感,那些紫色的光芒已经阻碍到了他的判断,他依稀能够辨清那道蓝光就像没有阻碍似得直接穿过了第一艘星舰,而后急速朝他的方向逼近!
正当他将枪横在胸前打算硬抗这一击的时候,那涌动着的紫色光芒居然尽数收拢,凝聚成一道乍然出现在蓝光前,而后与蓝光猛然相撞,爆发出巨大的声响,汹涌着的气浪随着冲击开的光芒向外扩散,使得韩信闭了闭眼睛,连身体也不自觉向后退了两步。
两色光彩逐渐消散,露出那爆炸的中心。显露出来的景象倒使得诸葛亮与韩信同时瞪大了双目。一个被紫色球形光罩所笼罩着的人,将手中的重剑倒提在身前,蓝芒沁入他那紫色的光罩中,而后化成一道道裂缝猛然炸开,席卷起第二道气浪。
“你是……刘邦。”诸葛亮没有靠近,但是他认出了这个突然造访的家伙,目光向星舰上方望去,那里已经破开了,只是一个尖锐的星船的头部挡在那里,使得内部的空气不因为内外气压而被吸出去。眼前的这个人,是星际海盗中势力最大的一支,“西汉”的首领,刘邦。
“能叫诸葛指挥官知道我的名字,真是荣幸之至。”刘邦的脸上甚至带着点悠闲的笑容,他微微转了半个头,看向身后的韩信,目光从他有些乱了的发丝间游离至眼角的微红,嘴角的弧度逐渐扩大。“又见面了呢,重言。”
“刘季。”面前出现的这个家伙可不就是那个司机,只是现在他的身上却是一身紫色的附体外甲,连头顶的发丝都带着点诡异的光辉,眼中的桀骜几乎要满溢而出。不得不说这个家伙把自己收拾干净之后,倒是看起来很不错的模样。只是这个人,又是因为什么而突然插手他和诸葛亮之间的斗争。
诸葛亮没有轻举妄动,他身为智者,体力自然不可能跟的上武者,更别说是眼前这两个无论是战斗技巧还是本身实力都已经堪称顶峰的家伙了。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一道投射光却突然从他的头顶照落下来,扩散,变成一道身影。
金色的衬衫包裹着稍显瘦弱的躯体,看不出丝毫攻击力的模样,连颈项边带着些卷的米白色短发也显得异常温柔。那人眼前的单边镜片似乎也折射着一些光芒,显得别样深邃而睿智。
西汉智囊,张良。
“啊子房,你怎么过来了?”刘邦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模样,只是那收敛起来的眼神,却昭示着他因为眼前这个人的到来而显得有些小心。
“私自违反原定计划,就算你想我也不能让你留在这里。”张良原本是面对着诸葛亮站着,听到了刘邦的话,才微微转了一下头,伸手扶了一下根本没有下滑的眼镜,冷着一张脸对刘邦说道。他越过刘邦的肩膀看到韩信的身上,微微颔首示意。韩信虽然疑惑,也朝他点了点头以示友好。
“前……前辈!”诸葛亮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流正在冲击着他的身体,致使他的身体颤抖不已。眼前的这个人,确实是他记忆中的张良,那个在他的人生中留下了最浓重一笔笔墨的人!
身后的声音促使张良转回头,那一声前辈透过精神力连接清楚的传送到了大风歌的指挥室中,落到张良的耳里。那个投影凝结了他的一部分精神力,并吸收了许多的元力凝结成了半实体状态,就相当于张良的分身一样,一切都和张良亲自降临没有区别。
眼前有一瞬间的模糊,似乎在记忆中,也曾有个人这样喊过自己,但是他不记得了……他面对着诸葛亮,竟然生出了一种浅浅的熟悉感,明明这是他们俩的第一次正式见面,诸葛亮却像认识了他很久一样。并没有深究诸葛亮话中的真实含义,他只是对着刘邦道:“你最好快速返回。”
听到他的话,刘邦脸上出现了一种无奈而又不耐烦的神情,最终是听从了张良的意见,对韩信比了个手势叫他跟自己一起走。韩信看了看四周的星船,又再度看向刘邦。似乎现在他一个人走,变得有些危险了呢,不过如果眼前的这两个家伙是真心在帮他的话……岂不是可以借用他们的力量来躲避诸葛亮?他迟疑了一瞬,就点了点头,跟上刘邦的步子。
ZJ104就在诸葛亮的眼皮子底下起飞,那个因为星船的离开而开始向外吸取空气的大洞顿时爆发出一阵吸力。却只见张良抬了一下手,以精神力为力量的一只手就托起了一艘星船,以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将他塞进了那个大洞,把它堵上。张良的目光落在诸葛亮的身上,那个凝结出的半实体抬起左手,一本极厚的镶金牛皮书就浮现在他的手中,缓缓翻动开。
“我要确保他们安全之前,你不能离开这里半步,所以,抱歉了。”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