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蔷薇戒》【七】

马蹄声从远处的那条山道上响起,吸引了村口那些村民的目光,这里虽然离城市不远,但是还有谁会从城里来到这里?毕竟这里是以贫穷著称的村庄。    

天空已经黑了大半,上层的天空呈现着一种幽深的紫色,星辰在这些被黑暗浸染的地方才显得格外清晰起来,太阳还露着一些在外面,那一点点光芒也正在隐没下去。            

 两个人,两匹马。     

 范海辛和秦缓自教廷匆匆赶到这里,到达时已经天黑了。范海辛拉住马,那马发出一声嘶鸣,停驻在村口,紧随其后的秦缓见他停下,也拉住了马缰绳。      

“看起来他们没有事。”秦缓压低了声音在范海辛身边轻声地说道:“还不是丧尸状态。”    

眼前这些看上去很好奇的村民确实没有丝毫被魔咒所沾染的样子,范海辛将目光从他们的脸上收回,朝着秦缓轻轻点了点头:“下马吧,虽说如此我们还是要在这里住上几天的。确认他们真的没有中魔咒。”说着他翻身下马,走到秦缓的马前,伸出手。    

就着他的手,秦缓也下了马。范海辛说的没错,有可能他们只是暂时没有到达魔咒触发的条件,并不能排除魔咒的存在。而张良所说的任务也不仅仅是查清楚他们有没有中魔咒而已,而是要查清楚那个家伙是否从封印中逃离了。    

“你们,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从村里走出,他的手中拄着一根拐杖,看起来很有威信。有一位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少年搀扶着他,目光略带些好奇的打量着秦缓和范海辛。     

 秦缓和范海辛对视了一眼,最终秦缓上前一步道:“我们是从城里来的,要经过这里到另外一座城市去,因为已经很晚了,所以现在这里找家旅馆。请问您是?”       

 那老人听到秦缓的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是这个村子的村长,这是我的孙子。”他介绍了一下身边那个少年,少年朝着秦缓笑了笑,看起来有些质朴与羞涩。“我们的这个村子小,来的人也很少,所以并没有人在这里开旅店,但是我们有两间已经没有人住的房子,可以借给二位歇脚。”     

“那真是太好了,感谢您。”秦缓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能收到别人的善待与帮助对于他来说算是很开心的事了。他朝范海辛使了个眼色,范海辛略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因为被同意住下来就开心的不得了的家伙,朝他颔首示意,牵着马跟上。     

  前方的那个家伙和轻松的就和老村长聊了起来,脸上洋溢着真实而又绚烂的笑容,所有别的东西都远去了,只剩下这笑容,还在眼前。忽然,在范海辛的眼中,天空黑暗了下来,眼前的身形变得模糊起来。    

 血,在秦缓走过的地方蔓延开去,一直流淌,流到他的脚下。    

“范海辛。”   

 秦缓的声音猛地在耳边响起,将他从那幅画面中拉扯出来。    

“你怎么了?”秦缓看着明显走了神的范海辛,有些疑惑不解。这家伙是想什么事情想得那么出神?     

“没什么。”范海辛摇了摇头,再度确认了一下地上并没有什么血迹,什么都没有,轻声的念了一句;“只是,幻觉吗?”


评论
热度 ( 8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