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花木兰不知从哪里牵回来一条狗,看起来是藏獒。听她说这狗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藏獒血统。她说的时候,目光就一直往兰陵王那个方向瞟。
兰陵王审视的看着这只狗,似乎是没注意到花木兰在看他,只是老半晌才道了一句。“你要养它?”
“嗯。”花木兰点了点头,伸手去抚了抚那大狗的脑袋。
“做什么?”兰陵王疑惑的问着。花木兰以前可是最闲动物麻烦,怎的突然变了性子了?
花木兰抬头对上他的一双眼睛,这个男人不戴面具的样子还是颇为养眼的。她咳嗽了两声错开目光,道:“我就是想养。”谁叫你动不动就隐身,我都不知道你来了。现在你一来,它就叫,我就知道了。
后两句话她倒是未曾说出口。
兰陵王一把抓住了花木兰拽着狗链的手腕,斩钉截铁得道:“不许。”
“凭什么!?”花木兰一时间有些委屈起来。
“因为除了我,你不许养别的。”

评论 ( 5 )
热度 ( 43 )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