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饮弦。

就算一切努力得不到回报,也依旧坚持脚下的道路。一切杀不死我的,只能叫我变得更强。


接受约稿,但是什么时候动笔不知道。
扩列的话戳530778424。

「兰铠」《大浪淘沙》【一】

来骗热度。

吴铭氏。:

①兰陵王×铠。(两个原皮)
②剧情与王者背景出入甚大。
③慢热,文渣。
④其实也可以算把《入阵曲》重写,剧情改过。
⑤灵感源自歌曲《大浪淘沙》很好听,卖安利。背景音乐是《last of the wilds》。


沙无尽,风无定,驼铃声渐响渐近。
孤烟直,落日圆,霞光映云照漫天。
天际的火烧云,照着迎着云站着的人。天空的残阳,做着沙楼海市的背景。那个逆光站着的人,背后的影子延绵向远方。模糊的轮廓,带着一点点紫光。
满身孤独。
兰陵王看着远处被沉落地平线的夕阳,夕阳前那片浮动着的幻影,是他故土千百年留存在时光里,被这片大漠牢牢记住的影像。
他脚下的这片黄沙,埋葬...

2017-08-15

《入阵曲》【十五】完结

①前文。。。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不管不顾。
④有借梗。出自一个条漫。

高长恭醒来时,头顶是一片素纱罗帐。他微扶了一下额际,伸手撑着床便起身,坐着晃了晃头,将闹内那一片混沌甩开。
这儿不是长城守卫军的地方,而像是在农户家中。推门时吱呀的一声轻响叫他回了神,目光一移,来者身形映入眼帘。
“铠。”高长恭微张了张嘴,便只吐出这一字来。铠的名字。
“我在。”铠将米粥搁到桌上,走到床边坐下。“怎么了?”
高长恭又摇了摇头,抓过铠的手,上下检查着是否有伤势。待到确定了确实没有伤,才显出一点点放松来。
“你不必那么紧张,这儿是长城内的镇子。没有哪个能折腾到这儿来。”铠把他按回床上躺下。“伤还没好,...

2017-08-08

《入阵曲》【十四】

①老生常谈补前文。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不救了。我就这程度人物理解。
④文笔也不说了我小学生文笔。

铠似是安抚般的顺了顺这家伙背脊,这家伙的背上倒是没有什么伤痕,连衣裳也算完整。再侧头看他时,这家伙已经是一副脱力昏迷的姿态了。阖着眸子时这家伙不知道柔和了多少倍,看上去异常的温和。
铠将人小心的背到背上,目光看向外面匆匆赶来的花木兰,这个女人落到他俩身上的目光不见得有多少惊奇,倒像是见怪不怪的神情。
“铠。你这么做,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你知道吗?”花木兰的手握着身后剑鞘里的那两把细剑,脸上却带着笑容,看着铠的目光里尽是欣赏。
“非我本意,但是高长恭,我要救。”铠将长刀唤到了手中,他背着...

2017-08-08

《入阵曲》【十三】

①可以的话请补上前文。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无力挽救,人物理解到此为止。

水滴声。
一声一声的响着。
血色从眼前晕开,一片鲜红。
滴落在地上的不是水,而是血。一滴一滴汇在一起,在地面缓缓淌着。血腥味,并不存在的血腥味,深入骨髓的味道,刺激着鼻腔。
明明四周漆黑一片,面前的人却无比清晰,光影在他的身上扭曲,那一头紫发被血染的污浊,松散蓬乱的垂在那个人身前。
是谁……
铠不断向前靠近,想要看清那个人的面容,辨认出他的身份。然而越近,那个人身后越发的暗,仿佛那黑暗,要吞噬全部的光,将这个人,也融入进去。
那个人身上满是伤痕。
鞭痕,错落纵横在他的全身。
伤口,深可见骨亦爬满蚁虫。
烙印,印在他的胸...

2017-08-08

《入阵曲》【十二】

①前文翻主页或搜索。/建议搜索。主页东西太多了。可能翻不到。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无力挽救,人物理解仅此而已。

铠不过两步跨到高长恭身后,将他瘫软下去的身子接住。试了试这家伙鼻息,目光才落到兰陵王身上扎着的东西身上。
似乎是……麻药。
铠顿时松了口气,看了看旁边围上了的守卫,便将高长恭拦腰抱起。“队长怎么说?”问了问身边的众人,他总觉得这是算计好的。
“我的意思,铠你帮我们抓住了兰陵王,也算是大功一件。”花木兰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近前,身后跟着百里守约,只将那柄狙击枪持在手里,看着他的目光略带些担忧。
“你这小子,一走就走了三天,还晓得回来?”花木兰并没有怀疑铠和兰陵王的关系。刚...

2017-08-08

《入阵曲》【十一】

①前文戳主页或搜索。
②兰陵王×铠。「可逆」
③ooc致歉,理解到此为止。

狂风吹乱发丝,花木兰伫立在长城上,目光远远的落到那显眼的一蓝一紫两道人影。
铠,兰陵王。
她将双目微微眯起,对着身后站着的人道了一句。“看到那边的那两个没有。告诉埋伏着的人,一级戒备。”他身后的守卫应了一声是,快速的跑下城墙。
“你们两个,最好不要做出点危险的事儿。”她喃喃的念了一句,伸手握紧了腰后的细剑。“不然,可真是麻烦了。”
……
铠就这样跟在高长恭的身后,城墙上那抹惹眼的红色自然叫他无端心中一紧。“高长恭。你该走了。”
“嗯。”高长恭也看到了花木兰的身影,微微点了点头。然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拔出了匕首。
“你要做什...

2017-08-07

《入阵曲》【十】

①前文请戳主页,或者搜索入阵曲。
②ooc致歉。我的人物理解就到这一步。
③请注意避雷虽说我不知道你雷什么。

晨时暖阳穿晓雾,林间小道隐人踪。
鸟鸣声不断,自远处响到近处,又突然消匿下去。铠看着走在前头的兰陵王,脸上的表情显示着他在走神。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如何叫这个人与长城间放下恩怨,毕竟以兰陵王的本事,要加入长城守卫军简直是易如反掌。
高长恭自然是早就发现这家伙在走神,好看的眉略皱了皱,骤然转身抓住那家伙的手。
“做什么?”铠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惊,顿时回了神,看着高长恭拽着自己的手,满眼俱是疑惑。
高长恭这才松开他的手,继续走在前头。铠以为这家伙又是莫名其妙想到些什么才突然来抓他,却是听他道了一句:“...

2017-08-07

《入阵曲》【九】

①还是补前文那句话。
②还是兰陵王配铠这对。
③还是ooc遍地走。

山间鸟鸣声传入耳畔,清晨的空气带着丝丝冷意。微光透过遮挡石室的藤蔓,照落在近前的地面上,洒落一地细碎光影。
石室里火光初熄,袅袅青烟散在半空之中。
时光悄然流逝,石室内的那两人才逐渐有了动静。
铠醒来时,日头已经西斜,他正抵着高长恭的肩头躺在他的怀里。而那个人早已经是醒了,只是迟迟未动罢了,此时他一睁眼,目光便落在他的身上。
铠的脸上显出了一种混合着羞恼的神情,昨天那一夜真是……
他狠狠的给了高长恭一脚,直接将他踹下了床,与此同时他自己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的腰下一片细密的酸痛,这让他的恼怒又上了一层楼。
高长恭自然是并未想到他的举动,...

2017-08-06

《入阵曲》【一】~【七】

原号被封,恢复存稿。
①兰陵王×铠「强强可逆」
②借用游戏背景偏古风。
③一箩筐的ooc。
④一箩筐的私设。

四面鼓声连绵起,八方边角断不绝。
乌云遮蔽天宇,将那轮皓月束缚在层层云底。火光映照着那盘山伏地的巨龙——长城。
长城苦寒,寒风呼啸着吹过长城外的荒漠,席卷了大漠黄沙。
风吹衣袍,猎猎作响。
将手中长刀紧握,铠的目光落在城墙下的阴影,眯起了眸子。他能感觉的到,那里有一道目光投向他,若有若无,就好像被毒蛇盯上,全身充斥那种令人汗毛倒竖的危险感。
他并没有惊动那个家伙的想法,悄然将目光移开,看向头顶重新现出踪迹的皓月,月光倾泻。
北有皓月映千里,南风初动召魂归。
风声里席卷了战场无数英灵的嘶吼,不屈...

2017-08-05

© 江饮弦。 | Powered by LOFTER